January 28, 2010

譯者的定位

想了一下到底可以寫甚麼,好像很多又很少。觸及工作時總不喜歡於細節著墨太深。以具備保密性質的工作而言,當然不便寫得太清楚,否則譯者可能會違反保密條約 (Nondisclosure Agreement, Confidentiality Agreement) 裡的條款。其它工作或許不具備保密性質,但也總是覺得客戶或主辦單位的事情寫得太細不好,畢竟自己無法一一確認哪些事情可寫,哪些部份又是當事人不願意曝露於網際網路上的。

談到同事或其他人,除非是公眾人物等,否則我也多半注意不要任意寫明他人大名,很多事情傳來傳去,很有扭曲變了樣的可能性。尤其在犧牲了部份隱私權的網路上,任何人都可能是讀者,傳話筒接著下個傳話筒之間,總是會失真。要是出現這種狀況,書寫者不一定能追蹤到讀者好好解釋清楚哪個字哪個句子是哪個意思…要是造成一些麻煩,罪過不可謂不大。

欸,雖然有時候我也懷疑自己杞人憂天,再不然就是有被害妄想症。明明這麼小一個網誌,訪客大多也都是認識的人,需要這麼憂心嗎?

廢話太多。

從譯者的定位切入好了。口譯類型當中有種稱為「隨行口譯」(escort),比如說參訪等行程。說實在自己的隨行經歷很少,有幾次進工廠應該算得上隨行,當時幾位外賓由於業務需要而來本地工廠視察,譯者的主要工作是穿著高跟鞋在廠房奔跑…哈哈,不是啦,主要是協助工廠人員與外賓溝通。


這次也跟著拜會了幾個地方,跑了許多行程。欸,下次不能再穿有跟的鞋子出席此類任務了,一天超過 12 小時踮著腳跟讓人好想死啊,回家時在捷運上腳僅剩一種知覺:痛覺。由於整個團人數不少,連同外賓、主辦單位、外包員工等很大一團,頗有兵荒馬亂的氣氛。每個人有自己的任務,但偶爾又要插手他人的工作,這點讓我覺得很麻煩,因為自己比較偏好明確的職責。加上主事者不只一人,多重指令來源導致指令衝突,在程式語言裡…就是會出現 bug 的地方啦!電腦聽令行事,要是「令」本身邏輯亂了套,電腦就跑不出正確的結果。因此就出現了以下狀況 - A 說某地不需要譯者,請我回到會議室,而我說:「可是 B 剛剛才把我從會議室調到這邊來啊…」很疑惑自己到底該幹嘛。

好像還是沒寫到主題耶…明明要來寫「譯者的定位」的啊啊啊啊!隨行,對,回到隨行這件事,嗯,隨行當中偶爾會出現一些與口譯不直接相關但是也要做的事情。當然不能說每個隨行案例都是如此,只能說這次狀況是如此。在一個兵荒馬亂的環境裡,每個人像受熱的分子一樣快速移動來 ~ 移動去,其實並不是隨時都有人顧著外賓,所以在翻譯之外需要注意外賓動向、他們是否需要協助、介紹一下當地填補時間,甚至幫忙跑腿。接下案子前,對方其實提到了這次活動性質不如其它口譯場合,還擔心會「損及專業譯者尊嚴」,但也因為這個說法,心裡做好「不是來當會議口譯」的準備,目標是增廣見聞!這個目標後來也確實達到,以這個角度視之,獲得的經驗非常難得、寶貴。

嗯,口譯真的有很多種類喔。

學到的事情:
- 要有彈性,視場合決定自己該做多少,多走一哩更好
- 公關需要柔軟身段,堅強的 EQ,值得學習
- 對於專業要有堅持,人家才會把你當一回事

2010 年再接再厲。

3 comments:

freespirits said...

妳列出的都是我還在不斷學習的,有些我覺得好難拿捏,例如:所謂的好EQ跟堅持專業的平衡。

至於鞋子,我兩年前誤打誤撞找到很便宜的好穿台製高跟鞋,一年換一雙,跟約五公分,就算穿著走一天也很舒服(當然,穿平底鞋會更舒服)。有機會報妳知,但……就不是什麼名貴美麗的鞋就是了,簡單黑色高跟鞋,配套裝將將好!

gitiswoods said...

to freespirits:
和第一次合作的對象一起工作最難抓平衡了,熟了以後倒是比較好說話 (可是很多客戶都是第一次,囧)。

真的有穿一天走也很舒服的高跟鞋喔?!我現在只有工作才穿高跟鞋(也是樸實的黑色調),懷疑是否因為不習慣才容易腳痠。但說真的,高跟鞋根本就違反人體走路的方式啊 ~~~

freespirits said...

我現在的情況是很多客戶都是第一次,而且下一次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是啊,我也覺得很奇妙,真的很好穿。不過我也都是工作才穿高跟鞋,平常一定穿平底鞋,我好怕蘿蔔越養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