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 2010

南柯一夢

竟然能夠對一件其實很靠近我的事件,
無知許多很多年。

怎麼會在應該要極敏感的感情上,
慢了無盡天真的半拍。

夢境,trance,恍神,虛空;
永遠旁觀,
連自己的世界也是。

1990 年代,老早不再是上個舞台,
是上個的上個的上個。

受潘朵拉盒子召喚而來的抽動,
主體不知情狀況下暗暗悼念,證實,
一些或許已經不願意承認為鑲著金邊的未知數。
盒子僅能是盒子,將一次一次回到納西西斯身邊。

深深跳潛進入破碎的橘子切片中,
悠然遺忘過去。

冷漠可能是病徵也或許代表病源,
其實並無打算拾起背後落下一個個包袱,
生存之道,我的。

只是,
平行宇宙的臍帶永不斷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