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9, 2010

歡迎搭乘笑傲飛鷹

台前的主持人正在介紹講者,而我坐在斜前方的座位上翻閱資料。議程上安排的主持人引言約有十分鐘左右,我思考著該如何利用這十分鐘,當然,要作點心理上的準備,鎮定心神什麼的,另外也想著待會工作的可能狀況,同時苦惱要拿這份會前十分鐘才印好給我而且跟昨天熬夜讀的資料長得全然不同的稿子怎麼辦…

十分鐘過去了,我連前三行都看不進去。

時間回溯。

前一天問講者他的演講形式,講者表示 (可能) 會依據先前提供之論文寫一份簡短的版本到時供演講用,寫完會寄給譯者參考。無奈到了當天半夜這封信都還沒送到,可能講者沒時間寫吧?只好就著原本收到的論文準備,查了好多東西,因為這份論文並不好懂,很多概念、很少實質。到了半夜還差幾頁就看完第二次了…對,才看到第二次,自己理解的慢 + 要查不少東西,剩下幾頁還是當天在捷運上補看。想說字也都查了,到時可能要重度仰賴這份資料。

走進會場…放眼望去天啊今天怎麼都不是上次出現的學子群?全都是專業領域的人士,看來皮要繃緊一點了。高大的講者從車上走下進入貴賓室稍事休息,我也跟進去哈拉兩句,順便再溝通一下待會的工作模式。

「您待會計畫怎麼演講呢?」
講者楞了極短的時間,彷若在思考如何措辭的那種神情。
「我改變計畫了,你沒有收到我寄給你的稿子嗎?」
「沒有耶,您何時寄出的呢?」我心底一驚,試圖壓抑恐慌。
「今天早上…」

非常好,今天早上的會,你的稿子也是今天早上寄是嗎?
「我沒有收到,可能是太早出門了。請問這篇稿子跟之前的不一樣嗎?」
「完全不一樣。」

非常好,完全不一樣的稿子在會議同一天早上寄給我,而且我沒有收到。快速翻閱了一下,這簡直就是不同媽媽生出來的小孩,眼睛鼻子嘴巴都差十萬八千里。
「不過主題是相同的啦…」意思是起碼姓氏相同是嗎?講者補充說明,彷彿這能讓事情的嚴重性減低。
「這樣好了,我請主辦單位趕快拿去印一份。」

我急忙找了主辦單位說明這個狀況,主辦單位也相當訝異這樣的轉變,但很配合地快速找到人手去影印。這段時間我露出事態嚴重的神情,雖然也不好直說講者的急轉彎會讓譯者摔死,但起碼要點明一下這個情況,到時捅出婁子不是譯者沒準備,而是講者給我準備了個會嚇死人的大驚喜。

講者大概看譯者臉色不佳,他安撫我說 "I am sorry, but it’s gonna be OK."
他旁邊的人說:「沒關係,不要緊張。」
當然 ok 當然可以不要緊張,待會要出醜的是我不是你們啊啊啊啊。

我坐在準備桌上盯著這份稿子,這份「學術論文」,這份講者可能花費很久時間研究加撰寫的成品,這麼繞來繞去的說法與虛無的觀念,我要如何在一瞬間吸收瞭解?主持人的引言即將結束,而我只看了前三行,而且我不懂這前三行。倒是眼前虛幻的跑馬燈很清晰地打著字幕提醒我:

I am SO screwed.

拖著死刑犯的腳步站上講台,坐下,我想我當時的臉色應當等於石內卜的陰沉加上愛德華的蒼白…待會要怎麼辦?我沒有時間想,沒有分神的機會,因為講者的開場白已經開始了:「很高興本次受邀來到…」開場白總是容易的,不過就是換湯不換藥的套話,做了兩段逐步沒問題,但是進入主題後我該怎麼辦?講者慢慢帶到主題上,我專心聽著、記筆記、作口譯。過了幾分鐘發現講者並不照著稿子唸,這種自然的講話訊息密度不會那麼高,靠聽力與我的腦灰質可以理解,於是我繼續緊緊抓住這輛列車翻譯下去…其中的概念與資料有些相關,其中的經濟、法律詞彙我略有印象,邏輯有道理。就這樣演講在我來不及分神擔心的狀況下,結束了。

休息時間我整理整理桌上的紙張和筆記,呼吸著「劫後餘生」的美好空氣。講者過來說 "That was great. We made it!" 是啊好險 we made it,不然我再也沒有臉見這個主辦單位了。我說:「好險你沒有念這份稿子」,他說:「那太複雜了,用講的比較好」,嫣然一笑。那你好歹開場前跟我說一下啊!!!害我心臟差點停止,害我擔心口譯生涯今天就要因為砸場而劃下句點,害我差點又要得創傷症候群…這些話當然只能藏在微笑的臉後,只能想,不能說。

好幾分鐘的時間我仍然沉浸在死裡逃生的恍惚中,幾位聽眾與主辦單位過來給予評論,表示剛剛翻譯得很好,我想大家很單純人也很好,都沒人發現譯者不久前在名為 "I am so screwed" 的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一位大人物稱讚了訊息的完整度:「幾乎沒有漏掉」,但自己已經沒有剩餘腦力說出「謝謝」以外的話,機械式發出了幾張名片。神明一定是覺得剛剛既折磨人又折壽,趕快派點人來幫我收驚。

前陣子好像是翻譯所的面試吧?真是萬分歡迎大家加入精彩度媲美「笑傲飛鷹」的口譯員生涯。


7 comments:

許小湘 said...

有新文耶~
英文那篇我直接跳過去
不作數的

話說,
你的工作還真是驚險刺激萬分呀!!

gitiswoods said...

這次只有驚險沒有刺激。
我以為自己差點要死掉了...

話說,
你看偶像劇看得還真認真呀!!

Michelle said...

I am sure you did a good job. The adrenaline rush can be quite helpful at times...

笨喵喵 said...

你的工作有趣多了 ..不過壓力太大 ..

gitiswoods said...

to Michelle:

I did better than I had expected...and after the adrenaline waned, exhaustion immediately kicked in!

to 笨喵喵:

有趣得跟坐笑傲飛鷹一樣啊 ~~ 沒抓好就會飛下山。

Anonymous said...

You need an iPhone then you can check your email thorough 3G all the times! -burger-

gitiswoods said...

to Burger,

Tempting. I want to enjoy its functions withough being shackled by its conven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