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10

這個世界沒有正義之 - 不清楚、不確定、不知道

雖然成為全職口筆譯工作者已有數年時光,心態卻總是在「有了一點兒經歷」與「自己還很嫩」間搖搖晃晃,踏不到個定點似的。有了一點兒經歷哪,多少也是真的,從最初仰賴前輩的提拔,到漸漸看清楚市場現實,到必須獨立接洽案子,到又多瞭解另一面相的市場現況,到慶幸有這麼多同業朋友,到更長遠的生涯規劃…一路走來,風雨與晴日並存。

自己還很嫩哪,這點也是真的。與沒有交情的人應對進退、商場上所需的彈性及 EQ、更光怪陸離的口譯現場…想著辦法一邊死守原則,一邊踩穩生存之道,不時又被提醒還有許多風景我沒見識過,要當心。我說:「此法立意應為保護人民才對吧?」前輩說:「沒有這回事,這個世界早就沒有正義了。」我說:「此場合的口譯工作應還應付得來吧?」前輩說:「還有各式各樣突發狀況,口譯員的成熟度必須很高。」

於是,越往前翻去,越是揭開一層層擋住未來的薄紗,然薄紗之後仍有薄紗,那雙面鏡之間的無窮遠、無窮盡,或許這僅是一個迴路罷。身為口譯員,誇示法下能看盡世界,而越看越是體驗到世界的真實與不真實,凡故事背後,皆有另外一個殘酷的故事。鴻海耀武揚威,富士康第九位員工結束自己的生命。

所以,各種工作彷若只是「外出取材」,接了這項、那項,彷若只是為了回到我的電腦前鍵下一篇篇網誌,記錄這個身體在世界的見聞。我真的成就了什麼嗎?除了觀察以外,除了滿足客戶眼中「口譯需求」以外 (不管那代表什麼意思),我為世間帶來的溝通管道是否真值得一提呢?

好長的前言。


反托拉斯法 (antitrust laws):是為了防止企業意圖控制價格,壟斷市場的相關法律,以維護市場公平競爭。在台灣,以公平交易法最類似反托拉斯法。

不同區域的律師長得也很不同。上次遇到一群高大、不乏中年帥勁的律師,這次來自中西部的團隊比較…嗯,質樸?但講話速度非常之快。證人與律師過去已經會面多次,不過我是第一次接觸此案。一樣事前唯一拿到的文件是…保密協定,其他全都靠自己上網查詢。從去年的新聞一路看到今年,大案件本身的背景是瞭解幾分,不過每位證人又有各自的狀況,所以喔,還是要到現場去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記憶大考驗
這次遇到一位可以稱得上是紳士的證人吧,溫文有禮,給人印象非常之好。折騰了一整天,多半時間花在釐清事實上。我覺得喔,回想一些過往的人事時地物不簡單,現代社會如此忙碌,我們一天經手的事件、擦肩的人們不曉得有多少,哪裡記得是誰先提起哪個話題?更別說提起某個話題時「心裡在想什麼」。要是沒有一本記載詳實的日記、記事本,如何記得五六七八年前的二三事?我自己連去年的今天在幹嘛都想不起來啊。感覺證人的腦汁都快要榨乾了。

肺腑之言
結束後大家約定明日開會的時間,本應就解散了,但紳士證人卻在律師離開後和等同陌生人的我談起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句句聽來是肺腑之言。他分享了一些對美國反托拉斯法的意見、評論,也大膽預測了再過幾年後世界版圖改變的可能性,屆時反托拉斯法的角色如何?那是未定之論。聽他分享一些想法很有趣,只是其中不免沈重的語氣,證人還說不好意思把氣氛搞得這麼嚴肅。哎,小小口譯員只能祝你們一切順利。

模糊的美感
碰巧遇到前輩聊起來,也正好聊到一件最近發現的事情。那就是…島的證人很愛回答:「我不清楚」。喔,完美的中文表達,絕對符合島上兩千多萬人口的語言使用習慣,身邊人來這麼一句你就當呼吸那般自然地吸收。然而,「我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意思?很多中文有如古典山水畫,大片留白,那真正深遠的意涵就藏在飄渺間,多美,多引人遐想,但對口譯員而言卻很難處理。舉個例子吧,有次某與會者說:「這點還有討論的空間」,然後請我譯出來、寫下來,我照做了,事後這位人士把我的翻譯更改,他說:「我的意思其實就是我不同意啦!」啊但是你又不是這麼說的,叫我怎麼譯出這點啊?留白人人解讀不同,從「還有討論的空間」跳到「我不同意」…這這這等我修煉成為靈媒才辦得到。

正式的法律場合,幾乎要作到逐字翻譯 (verbatim)。沒錯,這跟口譯訓練中強調的「譯意不要譯字」有點衝突,卻也是特定場合的需求。當證人說「我不清楚」,口譯員就是譯「我不清楚」,縱使在英文裡它會變成… "I am not clear on this" / "I don’t have a clear idea about this"。但講中文的人很明白這是一種模糊仗攻略,說到底,「我不清楚」不就幾近等於「我不知道」或「我不確定」嗎?但說話人不想話說死,就來這麼一句「我不清楚」…每次翻都覺得自己的英文怪怪的。

真的,在我們還找不到村上春樹說的那杯威士忌前,翻譯只是人類在沒有更好方法下屈就的權宜之計。

3 comments:

abeillee said...

這篇很有fu...

有次一個部門大老(老外)要延攬另一個部門的中層主管(老中)。

老中的意思其實是要拒絕,但是就在那兒繞過來繞過去半個小時,老外還趕著搭飛機哩,所以開始有點不耐煩,最後...口譯員技術性地解決了這個問題Orz!!!!

理論與實際真的差很多XD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EE:
有時候夾在中間能比溝通雙方更快抓彼此的言外之意 (因為對語言與文化的熟悉),這種時候都要壓抑住心底跳出來幫他們回答的衝動...

abeillee said...

我已經陪著繞了很久,後來看老外開始不耐煩,而且整個談話恐怕快要導向奇怪的方向...
當然,也不是直接說出答案啦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