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10

惡魔就在資料裡

口譯的世界裡有些具備獨特意義的詞彙。如果你說:「我去作會」,意思就是去擔任某場會議的口譯員。如果她說:「今天有 relay (轉譯)」,意思就是當場將有兩種以上語言組合,例如必須作英翻中 --> 中翻日的接力。如果他說:「我不能出門,因為要在家讀資料」,意思是為口譯工作作事前準備。

「資料」二字在許許多多其他的情境中也出現的,只是對於口譯員它們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除了原本就對某領域的認識之外,資料有如一盞明燈,指引口譯員上場前準備的方向,嗯,或是讓你起碼不要撞船…或觸礁。而不論是投影片、背景文件、講者自傳等等,皆屬於「資料」範圍內。那麼沒有資料能不能靠自己準備呢?在某種程度上,可以。但必須再強調的是,世上領域無限,廣度無邊際,就算口譯員知道這場會議的主題為碳交易,仍極度可能邊準備邊拔頭髮、吃普拿疼…因為偉大的 Google 會努力不懈為你載來一車一車的資料,毫不吝嗇將其傾倒在你面前,至於能吸收多少,還是被搞得灰頭土臉,那就看個人造化。

總之,「準備」對口譯員是重要且必要的工作,而「資料」則是準備時的民生必需品。我們常常希望口譯員只要將精力放在事前準備與現場口譯工作上即可,畢竟這是口譯員工作責任中最主要的區塊,然而現實往往不如理想,很多時候也得花很多功夫處理資料。讓我們分三階段看看「資料」的角色。

會議前
這個階段最令人害怕的難題就是:沒有資料。如前所述,準備工作對做好一場口譯至關必要,甚至可以說所謂的口譯工作有一半落在會議前這段時間。就算以各種委婉或強硬的口氣不斷向主辦單位傳達資料的重要性,總是有各種奇妙的阻礙擋在口譯員與資料之間。

-有時候他們會說:「這個會議很簡單,不用準備啦,你現場來翻就好了」
然後你在心底暗暗想太陽能光電最好是很簡單,主辦單位不瞭解他們視為常識的東西在口譯員眼裡可能長得跟宇宙的奧秘一樣。囧rz。

-有時候他們會說:「好,我們會盡量索取」
然後你在會議當天客氣地親自向講者詢問時,他說沒有人跟他說有口譯啊,也沒有人向他拿資料啊。囧rz。

-有時候他們會說:「講者沒有給資料耶」
然後你必須第三百次跪求主辦單位主動索取,而非坐在家裡等講者資料送上門來。囧rz。

其實有時也不全然是主辦單位的緣故,講者本人一樣可能因為各種原因不提供資料。比如說,講者認為他的理論比天機還機密,不可洩漏給外人得知;也可能講者是個散仙,覺得唉啊幹嘛那麼麻煩,大家當天就看得到投影片了啊;還有一個可能是講者深信自己的效率,打算會議前一天再把投影片作一作。

要不到資料很痛苦,但有時要到資料更痛苦…因為各大專家們精闢的見解、深遠的知識難以在短時間內由一個外人參透,這種狀況下越準備越覺得自己智能不足,不然就是有閱讀障礙…有準備與沒準備之間並無一丁點的顯著差異。

會議中
追討到資料以後天下太平…才怪。事前要資料、讀資料只能說是一場前哨戰,大戰現場也是很刺激的啊。

- 主辦單位拿著隨身碟進入口譯廂說:「講者的資料更新了,這邊是新版」
你看看手錶,嗯,還有 10 分鐘會議就要開始,拿新版來的用處是?而且筆記都寫在舊版資料上,要切換好麻煩的。話說回來願意拿新版給口譯員的主辦單位算很好的了,當然也有任口譯員自生自滅的狀況哪。

- 講者站上講台語帶俏皮說:「我要跟口譯員說聲不好意思喔,我換了幾張投影片,所以你們等一下會看到一些 surprise 喔 ~」
台下聽眾會心一笑,可惡,我怎麼一點都笑不出來。

- 講者靈機一動說:「我發現我想講的都被講完了,那麼我改講一些其他東西好了」
這就叫做完全脫稿演出…更糟的還可能失序演出…會前花了 XX 小時閱讀的時間,誰來還給我?!

會議後
呼,終於來到會後啦。會議資料、逐步筆記的壽命都跟孵化以後的 17 年蟬一樣短。它們活在當下,當下過了以後馬上過期無用,頂多把上頭的生字、心得整理一下,接著就送去投胎轉世去也。一開始還會想要把資料留下來作紀念,後來漸漸發現自己幾乎不會重翻舊帳,所以資料就很乾脆拿去回收啦。

關於資料應該還有很多種故事吧,好像未能盡善描述…等有志者補完囉。

8 comments:

PCC said...

寫得真是傳神~

Damien said...

1. 主辦單位「不敢」跟講者要資料:負責聯絡口譯員的都是主辦單位的小咖(畢竟口譯員是何等卑微的東西),他們自然也不敢去跟最偉大的講者要資料。負責任者還會去要一次,碰了一鼻子灰以後就只能一再跟口譯員說「要不到」。不負責任者就假裝有要,實際上根本沒有。

2. 口譯員想不想讀資料,有兩個決定因素:「會議主題難度」和「距離會議開始的時間」。若會議難、距離開會時間近,那我寧願不要拿資料了,因為拿到資料也不想準備。這就是所謂的「無濟於事」。

3. 有時候真正要準備的不是會議資料本身,而是會議資料背後的許多歷史、典故、原理、公式、概念等等。往往會議資料上面一個字,大概就要耗費半天才能搞懂。

gitiswoods said...

to PCC:
哇你回好快。

to Damien:
我就知道大家有很多話要說。太感謝你的補充分享了 ~

abeillee said...

喔~ 我有被「陰」的經驗。

資料要了半天,只有兩三頁。
到了現場,厚厚一堆數據分析資料在講者手上。還放PPT哩!!!!!

結果,就要求不上場啊(這種節骨眼,是要我怎麼生出來啊)....

然後,公司內部人員自己上場(手上的原稿在她手上,怎麼樣都不肯給居中聯繫的人,因為內部派系...Orz)

然後~~~就跟內部高層邀功...(為了他們自己內派系爭鬥...)

這種「卡到陰」的事我也碰過(煙)

gitiswoods said...

to abeillee:
好陰險的內部人士哪!口筆譯工作者的世界算是比較單純了,沒想到依然可能被捲入麻煩事。縱使想要好好工作卻有一些奇怪的因素阻撓...

abeillee said...

「資料要了半天,只有兩三頁。」...還告訴我第一天只是大家相互介紹見面而已。

「到了現場,厚厚一堆數據分析資料在講者手上。還放PPT哩!!!!!」...而且那是新技術的R&D測試計劃,第一天外國團隊很認真的準備了半小時的詳細「簡」報。我真的不太相信有那位外部人士可以自行找到資料。

====所以實在是不得不要求不上場===

「就跟內部高層邀功」...有很多時候,譯者其實變成石蕊試紙,被內部人員拿來「我的英文可比譯者好」

...大家還是小心點囉:-)

David said...

學姐好(浮出水面),那會議前、中、後,感覺好像我的論文架構,哈哈~

(對我來說,現在惡魔就在論文裡啊 Orz)

gitiswoods said...

to David:
加油加油 ~ 撐過就是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