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2, 2010

機器人腦袋

22F 的高度,風雨交加,炫目閃電如召回岳飛的金牌,一道一道直直逼來地下。天空深曠漆黑,遠遠的威脅卻打不進透明落地窗內。我將半濕的西裝外套掛在椅背,刻意忽略抓住飽滿水分的褲管與鞋,拿出投影片紙本和講者來場會前會。

都是轉念間想說沒幾步路就到捷運站了,別坐小黃吧。結果幾分鐘的時間內天上所有羅馬浴池都打翻了,走到哪兒都是缺了山當背景的瀑布。在騎樓下撐傘死守了幾分鐘遲遲踏不出去,咬牙,衝吧,啊濕了,來不及了,冷颼颼躲進車廂裡像躲空襲。然後這樣狼狽地去開會。

預習
和講者事前的溝通算口譯工作一部分,有時候當天會前約,有時因行程關係而需另約其他天。如果可能的話,自己覺得和講者先碰面是好的,不管怎麼約。主要優勢就是先瞭解講者講題內容,並可提出自己的疑問。有時候講者還會因此調整內容,或徵求譯者的意見。另外也可建立起關係,一陣解說下來,不時插進幾個小笑話,讓雙方都更知道彼此是怎樣的人,更有默契。這樣的時間成本不是每次都花得下,主辦單位也不見得認為有必要,不過這次事先真的向講者學到不少 (特別是因為投影片上字不多)。

講者
是位對於自己公司瞭若指掌的講者,但是他的開場白差點讓我心臟病發 -
他說:"I have changed the presentation."
唔,怎麼有種 déjà vu …老天是要再逼我搭一次笑傲飛鷹嗎?不要 ~~~

我說:"…Did you change the whole thing?" 汗水混著雨水在背上滑過。
他說:"Oh I changed the order of some slides."

喔喔喔好加在只是順序調換外加幾張新投影片啦,不用完全重新準備。我很尊敬願意花額外時間坐下來跟口譯溝通的講者,對他們而言那也是成本。會前會中講者幾乎把簡報做了一次,小譯者把重點記在投影片旁邊,偶爾提出問題。主辦單位代表也在現場不時穿插一些她認為我應該要知道的資訊、詞彙,人很和藹客氣,害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QA
實際簡報與會前會仍有些不同,畢竟講者對著講話的對象不一樣。前幾分鐘我可以感到自己還在試著習慣講者的速度與風格,以及決定到底要抄多少筆記,有的東西寫在投影片旁邊比較好懂,有的段落又太長,記於筆記上空間才足。講者的速度在進入問答以後開始飆快…加上一顆顆處在準備區塊以外的問題未爆彈,最驚險的畫面就出現在這段啊。有一題講者回答很長,手中雖不住抄筆記,但理解並不完美,結果主辦人悄悄地挨過身來主動提出這邊他來協助,洞察力一流,難怪坐上高位。另外一題講者回得更長…提到幾個不同東西,講完他恍然大悟:「啊我忘了停下來換翻譯了」。小譯者苦笑,翻回兩三頁前的筆記盡量做。聽到自己冗長的翻譯迴盪在室內莫名有種驚悚感…好不容易講完,講者說了句: "I am impressed",台下有幾個人配合地鼓掌,但其實還是漏掉了一些東西呀,有些心虛。

Feedback
事後有位聽眾問主辦單位:「你們的翻譯哪裡找的?頭腦跟機器一樣。」
唔…這應該是正面的話吧?哈哈,只是以前從來沒聽人家這樣說過。

2 comments:

freespirits said...

願意來個會前會(無論提前多久)而且還佛心地跟小譯者一張張快速帶過投影片或講稿的講者我都當成天使!做久了發現天使難能可貴(所以是天使),但還好地獄也不常去(畢竟天天見鬼也很可憐),笑傲飛鷹坐到現在心臟也超級大顆了,汗都不會滴一下,只會在心裡暗幹……XD

gitiswoods said...

to freespirits:
真的,講者也都是大忙人,願意溝通的表示他們在乎口譯品質,和這些對象合作比較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