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 2010

Interpreter's Happiness Matrix

有同事是很好的,因為口譯工作中各種酸甜苦辣,畢竟還是親身經歷過的人懂得,「點」在哪裡心領神會,不須費力解釋。這些案件裡,值得分享的故事可能在於主辦單位多麼禮遇譯者、午餐點心多美味,可能是講者說話速度可比法拉利、實質內容比布希的詞彙還要少,可能是會議主題難到破表、資料看不懂,可能是同步口譯夥伴說的八卦或笑話。

很難從單一角度評估某項工作「好與不好」,且不論每位譯者的觀感不同,各場會議牽涉的因子亦有多種,說不定某個部份讓譯者痛苦,另個部份又讓譯者很有成就感,血淚與自我實現交織以後,我們到底該給它安上哪種標籤?不容易哪。

很晚了,就在踏進劇場前一分鐘接到工作詢問電話。邊拎起行李起身排隊,又邊努力集中早已進入下班模式的心思回應電話彼端。緊急的案子,遇上沒法坐下來好好談的狀況。等到終於經數度簡訊、電話後確認一切,離會議開始大概只剩八小時,離我必須起床大約只有六小時…而會議資料呢?以紙本形式靜靜躺在客戶的抽屜裡,會議前才能入手。

連續忙了幾日後,其實大可不必接下急案,大可好好放鬆看場戲,回家休息睡到自然醒。但有時候啊,接案與否靠的是心情,僅僅一念之間下的決定。所以還是去了…補眠計畫如泡泡破滅,資料也只能等會議前趕讀。用主辦單位口中的「簡單」自我催眠,蓋上棉被,調好鬧鐘。

清晨醒來第一件任務便是按下筆電電源,進 Google 搜索關鍵字,幾個 IE 索引標籤陸續開啟,我打著趁搭捷運進城時補充點基本背景知識的主意。到了會場後,主辦單位忙著打電話確認與會者出席狀況,一面回應講者團隊提出的要求,很明顯忙得團團轉而無閒暇理會口譯員,所以我帶著一本資料乖巧坐在會場邊閱讀,關於東南亞、關於投資。我的講者呢?還沒到。事實上他比會議預定開始時間還晚到,與他做事前溝通的計畫硬生生變成利用短短 20 秒提醒他今天有譯者,請他記得在各段落停下來等翻譯。

這場會議與上個月某場本質類似,應該只是換名稱、數據吧?反正都到了這節骨眼,也只能如此自我安慰,盡量不要自亂陣腳。如果講者按著投影片娓娓道來,會是一場中規中矩的簡報。A big IF, that is. 結果講者「當然沒有」按照手中的投影片演講,現場甚至沒有放出投影片。講者開始發言後一分鐘我才發現,怎麼他面前什麼資料都沒有放?連我手中這本他都沒在看的啊!

但整場演講卻順暢之至。這位看來年輕的講者對於演說內容瞭若指掌,且口才極佳。期間不曉得出現了多少個數據,有 GDP (今年的、五年後的、十年後的)、發電量 (現在的、未來的,甲地的、乙地的)、土地面積、工廠數目、進出口數量、投資金額、人口等等,與其說過去幾年來的歷練讓我對於數字更為敏感,不如說這位講者演說架構完整又有邏輯,雖然數字如飛箭一群一群射出,但大多能穩當落在筆記上該有的位置,產出也自然更容易。

會議中真想把現場錄下來回家好好欣賞。講者大略受過多年英美教育,語言的應用不但流暢,其優美更讓人印象深刻,想必以前在投資銀行的幾年經驗也讓他懂得如何說出投資人想聽的話吧。聽他講話是一種享受,所以會前的緊急聯絡、缺資料等不適感完全彌補過來,令人感到參與這場會議很值得、很愉快。

回到前面所說的,無法光靠單一參數評斷一場會議的好壞。所以我想,我們需要一個表格,裡頭納進口譯工作會遇上的因子,讓譯者得以將會議各層面量化衡量,我稱之為 "Interpreter’s Happiness Matrix"。比如說:

(Blogger 無法畫表格,請大家想像這是一張表格)

# 主辦單位 – 配合度、態度、薪資…
# 講者 – 是否瞭解口譯、是否容易溝通、語速、內容…
# 會議主題 – 難度、準備時間、資料頁數…
# 工作夥伴 – 是否能分工合作、是否有默契…
# 場地設備 – 標準或陽春、工程人員專業與否…
# 自我表現 – 自己、客戶對口譯效果之評價…

若 matrix 中各項得分高或達到一定平均值,即表示以口譯而言一場會議很成功,大家很 happy;如果單項突出,可能表示這場會議「很有特色」。那麼,如果各項都很低分呢?

嗯,我們隨時可以將這張表更名為 "Interpreter’s Misery Matrix"。

5 comments:

Cheer up! said...

呵呵,"Interpreter’s Misery Matrix"!很有意思,也很貼切吧。

PCC said...

i love good speakers!

gitiswoods said...

good speakers 真是稀有啊。

abeillee said...

版主寫得好有fu喔。有時候覺得做口譯這行的,真有點自虐傾向。

每次活動負責人都是十萬火急地才下定決心花「大錢」請譯者,可是每次小小譯員無論才多麼疲憊地完成一個案子,還是多麼上場前一刻才

接到電話,總是在腦海、在心裡掙扎不已的同時,嘴巴卻不由自主地總是 say yes!!!!...哈哈

然後,在過程中一方面又氣又急主辦/講者的草率行事、漫不經心,一方面又為自己能成功救援一個個難關,最後再度完成任務...然後指天

罵地氣自己的心軟,憤恨著下次絕對再也不寵壞任何主辦/講者的同時...

電話又響起,那個 yes 又爽快的出口了...哈哈

這種惡性循環就這樣生生不息...XD

gitiswoods said...

你的敘述真有畫面,我都要看到譯者站在山頂背後打著閃電發誓的模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