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9, 2011

成就感與學習效果

就口譯工作而言,它們倆不一定有關係。

工作的目的除了保持家裡米缸有米外,也為了實現自我、找到成就感、證明自己的價值云云。然而做口譯的成就感就像春天的天氣,抓不個準,難以預測。多少次在事後遺憾表現不夠好,辜負了誰和誰,是客戶也好是介紹人也好是老師也好,都像在一個沒帶傘的日子浸泡在春寒料峭中,凍透了心。

相比之下,幾乎每個工作都是一份他種工作難以提供的學習機會。翻閱著幸運收到的文章、投影片,這個時候還不用面對千奇百怪的講者,面對著乖巧安靜不會亂來的文字…就算跟火星文一樣難懂…總還是一扇通往新世界 (或火星) 的窗。

事前狀況非常有趣。

主辦單位非常早便開始轉寄一封封的電子郵件,裡頭夾著講者的論文檔案。提前收到資料是好事,看著規格統一的郵件標題,深得我那深居簡出的資管魂的心。不過當這一波郵件像摔進了聚寶盆般以不知極限為何物的速度繁殖增生,我決定等到會前一併整理,畢其功於一役。天曉得一整理起來才赫然發現很多資料用不到,而用得到的資料大多沒有到。這一役,口譯慘敗。


大拜拜型的會議不管它缺什麼,就是不缺講者,每天都有豐富的議程等著十幾位講者上台分享寶貴的經驗 (或混時間,視該講者道德責任感而定)。口譯員什麼都缺 (缺時間缺工作缺設備缺尊重缺真正瞭解口譯的客戶),最缺的是資料。這樣的狀況不是沒發生過,我們當然也有應對方式…那就是到了現場再去討債。其實討到後來我們都有點麻痺了,只要能在該場次前拿到資料都算可以接受的狀態,就算是前「五分鐘」也是前。不幸中的大幸是每位講者時間不長,兩個口譯員趁著對方做口譯的當兒趕緊看下一位講者的資料,就這樣輪替了不曉得多少次,驚險過關。

會議結束只覺得自己在那種狀況下盡力了,太多工程、太多化學、太多講者,太少事前資料,回家充分休息以後準備隔天陪著貴賓們參訪工廠。

結果參訪卻是出乎意料收穫滿滿。

自己很喜歡看「流程」,看東西怎麼做出來的,我們到了工廠就是在看這些!去程路上剛好坐在工廠老闆旁邊,所以我拿出收集的資料開始「訊問」老闆製程的各個步驟與意義,老闆不厭其煩 (也或許他心裡其實很煩) 回答一個外行人各種淺白和天外飛來的問題。下火車前我突然瞭解到昨天的會是幹嘛的了!唔,雖然是有點嫌晚。


後來進兩家工廠參觀,邊口譯時也更有系統瞭解產品製程,真是說不盡的開心啊。回程上又坐在一位業界人士旁邊,小譯者厚臉皮再度拿出筆記本東問西問,這位大哥不愧是跑了多年業務,不管什麼問題都答得出來而且答得快又詳細,進一步釐清我對這些製程和市場的疑問。

這是一個低成就感、高學習效果的例子。整個活動落幕後,我竟然很期待下次能再為這個產業的會議口譯,因為我懂得更多了!不過依照此產業的冷門程度來看,大概未來五年都碰不到相同的會議吧,可惜啊可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