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0, 2011

日本滑雪 之 國民運動

日本,熟悉又陌生的國家。說熟悉,舉凡電視劇、卡通漫畫、餅乾糖果等等,自小即緩緩滲入生活之中。說陌生,來自日本的事物產品看多了聽多了,但實際接觸卻不多,就像是電視與報章雜誌上看慣了的藝人,你覺得你懂他的大小事情,發跡、最紅的歌或劇、最適合當閒嗑牙材料的戀情八卦…但說真格的你其實完全不認識她。

對於日本我抱持著這般感受。

跑完 9K 以後正愁往哪兒找尋個新挑戰,恰逢一位朋友剛結束滑雪之旅,也建議我考慮滑雪。很好,本項活動符合「沒想過要做」之條件,拖拉了一兩個月,終於下定決心填好報名表、繳完費,飛向本州東北方的冰天雪地。此行跟著滑雪協會主辦的滑雪團,其宗旨打著推廣滑學活動的名號,行程內容就是:滑雪、滑雪、滑雪,幾乎完全沒有其它類行程。這點相當符合我的需求,大老遠飛了四小時來玩一項運動,分秒必爭啊。


首日的任務很輕鬆,初學者要學習穿脫雪具、全制動滑降、全制動轉彎。幾年前滑過 snowboard,但對其主要的記憶就是摔得烏青的兩枚可憐膝蓋以及痠痛到讓人睡眠困難的肌肉,沒怎麼享受雪上乘風的瀟灑感覺。在這種狀況下,我當然還算初學者。雪具包括雪鞋 (boots)、雪板 (skis)、雪杖 (poles)。雪鞋和某些直排輪鞋很類似,為了保護運動中的雙腳做得又硬又堅固,穿上去活脫像兩隻腳同時被打上石膏,雙腳突然變得極笨拙,連正常走路、上下樓梯都成為難題。雪板上有卡榫,雪鞋前端對準、腳後跟往下施力就可以卡上雪板,這看來簡單,但是對沒打過石膏的人還是得花些時間抓訣竅,首日我每次穿雪板都搞很久哪。至於雪杖,指導員擔心初學者不但學不會,還反而受其干擾,所以此趟都沒用到雪杖。






「全制動滑降」在我的詞彙裡是個新玩意。滑降挺好理解,意思就是往下坡滑去便是。而「全制動」以畫面來解釋的話,就是讓腳下雪板呈現八字狀 (或稱 A 字狀),以雪板對雪地的阻力讓滑雪者緩慢地滑下去。A 字越開,速度越慢。平常不習慣「劈腿」得這樣開,所以只聽得指導員不斷提醒「再開一點、再開一點!」。而「全制動轉彎」就是在 A 字型的狀況下慢慢左轉或右轉。當然,只靠單純劈腿無法轉彎,左右腳的重心必須交替。面朝著下坡時,若緩緩將身體重心壓向「右腳」,左腳稍微放鬆,人就會朝向「左邊」轉去,反向亦然。這個部份困難的是重心的施與放,當然,我們會走路都知道重心會轉移,但是要踩在雪板上和滑不溜丟的雪地上換重心就需要練習啦,轉移太快就容易重心不穩,而重心不穩通常就是摔跤的主要構成要件。三天下來摔了十次左右,比起 snowboard 半天摔 40 次的慘痛經驗真是進步很多。


晚上泡個有鯉魚與積雪相伴的溫泉促進血液循環後穿著浴衣吃頓晚餐,然後回房間休息。旅館內電視頻道不算多,但是室友轉來轉去轉到一台正好在播滑雪競賽,有夠應景!我們一邊看一邊評論「哇好高好陡」、「哇速度好快」、「哇他摔倒了」、「哇他們怎麼都不害怕…」。自己有了點滑雪經驗後,看人滑雪也變得更有趣,還可以觀察職業好手的動作,雖然現在還做不來,但是很多基本道理是相通的,不論做任何運動,正確的基本姿勢都是能否進步的關鍵。

期待更多的滑雪練習。

3 comments:

kinkikocha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許小湘 said...

我的重點只有

""""日本""""

超想每年去玩一次的

gitiswoods said...

日本很不錯,下次有機會想再滑雪,
或去京都看看。

可以來幫我翻譯嗎???
這一次我就靠唯一一句日文「對不起我不會說日文」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