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1, 2011

日本滑雪 之 說好的綠線呢?

驚覺上篇文不對題,文內根本沒說到國民運動嘛!要是大考作文寫成這樣,有很高的機率會慘遭零分對待。這幾天在雪場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遇到放假,大約方圓不遠範圍內慣於滑雪的日本人都來了吧?有年輕人、全家福、小孩子、學生團、中年人和少數爺爺、奶奶,還要加上來自島國的觀光客囉。

住在北海道、東北的人一定多少都滑過雪吧?對他們而言,滑雪 (ski/snowboard) 可能就像島民假日去唱個 KTV 一樣普遍。場上還不少小孩子,不時出現老手爸媽拎著幼小的孩子一塊在白茫雪地上溜來溜去,也有技巧已經熟練、速度很快的孩子。就跟跑步時一樣,我必須目送許多過客咻咻咻地靠近我,又離開我…

好啦,回到本篇主題「綠線」上。

雪場都在山上,而山的各坡面有所不同,坡度較緩的就是綠線,再往上是紅線及黑線。綠線一般是初學者在滑,我這次最常練習的綠線最大坡度是 12度,平均坡度是 8 度,可以說是就算一直摔跤也會摔得很安全的坡度。在緩坡上滑令人安心,但可惜長度不到 700 M,到後來熟悉時總覺得沒幾分鐘就下來了,然後又要排隊坐 lift 上山。能夠滑紅線與黑線的人就能去到更高的坡,一次也能滑比較久,尤其老手速度快,要是線太短對他們而言不到三分鐘就滑完啦。


綠線之間坡度也有所差異,第一次面對較陡的坡光看著就緊張。這裡喔一定要用比較級:「較陡」,因為此乃就初學者而言、就更緩的綠線而言,滑雪經驗豐富的指導員會情不自禁地說:「這裡很平啦,你看這麼平都滑不動了」。是我們有視差嗎?為什麼我看起來就是陡!不過呢,老待在超緩坡上也不是辦法,會在上面做的事情都會做了,同一套功夫要拿到另個場地試試才能升級啊。於是我們戰戰兢兢地跟著指導員滑了陡一咪咪的綠線,遇到不熟的線很容易擔心會不會摔跤,加上坡稍微陡,滑降速度也會變快。動作都是同一套,但是必須做得更大無畏才會順暢,同時心情也要放鬆,否則肌肉僵硬起來不論要換重心、抬腿都很難。

在稍微陡的坡上 (我必須依然用比較級) 一開始令人緊張,試滑數次後體悟到這裡更便於做動作,因為坡夠陡,壓腿才能壓夠深,身體也更清楚感受到:啊,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重心轉移啊!在緩坡上其實動作只要輕輕地就可以移動了,雖是安全,但動作也較不扎實。另一方面來說可能也是因為坡陡代表著「危險」,身體會使出全力想辦法存活下去,之前不敢做的大動作再不做就意味著下一秒會摔跤,情急之下竟然會自動更快速地反應。


到目前嘗試了「超緩坡」綠線、「緩坡」綠線,然後呢,我又去了一條再陡一點的綠線。人嘛,總是喜新厭舊,綠線這麼多條,既然都適合初學者,何不多試試?滑越多賺越多。於我坐上另一個 lift,升上了離旅館最近的坡道。這條設計很有趣,其實一個坡上有綠、紅各一線,兩線成「8」字交錯。離開 lift 的座椅,順勢滑出去一陣子,然後…

「啊綠線是在哪裡?!」

媽啊這比「超緩坡」、「緩坡」陡很多耶,還沒開始滑光往下看時,我聽到心裡輕微的懼高症說: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Damn,我完蛋了。「啊綠線是在哪裡?!」我重申問題。「這裡、這裡、和那裡都是綠線,」指導員這樣回答。



[請相信我,從這條坡道的最上方看下去與相片中這樣看上去的感覺很不一樣!上面往下看真的是陡啊!]

後來我才知道,在這樣的坡道應當用併腿轉彎下去,但是當時我還沒練習過這個動作,所以指導員就花了很 – 久 – 的 – 時 – 間 – 帶我用「斜滑」與「橫滑」以及 A 到我大腿和腰快抽筋的全制動完成整段下坡滑行。當然,此趟大多跌倒里程就是在這兒累積的啦!這幾天「唯二」在這坡道上時都花了比正常滑雪客很久的時間才降到平地,一路上不但擔心自己要摔跤,還得不時注意附近的人,免得被撞或是撞到他們。

指導員說,如果時間再多兩天,他就可以教我在這種坡上轉彎。哎啊啊,靠三天學一種運動無論是哪種運動都算太短。島真的不可能蓋雪場嗎?否則一年只能滑一次要滑到那一年才能優雅自在地於皚皚百雪之上穿梭呢?

4 comments:

PCC said...

如果多去滑草練習有沒有用啊?

gitiswoods said...

您內行!聽說選手在島上就是用滑草來練習的。記得滑草這活動一度上過電視,後來消息很少就是。

芝加哥風不大 said...

好像真的很好玩的樣子...

gitiswoods said...

刺激又好玩,也是面對自己恐懼 (下坡) 的歷程,其實滑場上有著人生哲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