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3, 2011

久違的暖和陽光之下,
和奇異果吹著短短幾分鐘的風,
背著、提著,回到室友已經回來的家。

簡單放下東西,衣服換了一半,
不合時宜地躺在床上,
頭枕在右手臂,而右手臂枕在枕頭上,
左手彎曲,輕輕攤在腹胸之間,
如此美麗的安靜與空虛。

少在太陽正青春洋溢時,眼睛從床上盯著微亮房間,
難怪啊,不合時宜。
不是夏,也不怎麼像春,
倒是秋老虎的氣味多些。

換上運動服撿起放下一個多禮拜的跑步,
不掛上耳機出乎意料地反而更持久,
是因為更專心吧,
靜靜地思考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

那就是,我的神經可能比雷龍還要長一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