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 2011

不只劉邦可以參加鴻門宴

口譯員也可以。

鴻門宴分為兩種:1) 你知道是鴻門宴的鴻門宴;2) 你不知道是鴻門宴的鴻門宴。鴻門宴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根據教育部國語辭典,現代的鴻門宴「指不懷好意、居心不良的邀宴」。

而現代會議除了在會議室、談判桌上開,當然也可以在餐桌飯局、杯觥交錯間進行,大家酒足飯飽或酒酣耳熱之際,協議或許就此達成,產品或許就伴著一瓶瓶紅白酒喝進了大夥心裡、喝上了版面。

需要口譯的地點本無限制,所以上餐桌口譯並不稀奇。不過,餐桌上的口譯員有時真難為…午餐或晚餐時間,瞪著這一桌好菜到底該如何是好?客氣的主辦單位計算好人數,口譯員「理論上」也能享有一頓飯,但問題在於上帝給人類一雙眼、一對耳、兩個鼻孔,但只有一.張.嘴。大概是某種奇妙意義上的能者多勞吧,上帝還把兩個重要功能都給了嘴:吃、說。

於是乎餐桌上的口譯員必須在這兩種功能間掙扎…不,哪來掙扎的餘地?口譯就要說話,任務在前,進食的重要性依據專業倫理守則就拋到腦後去啦。所謂「你知道是鴻門宴的鴻門宴」其實就是事先早知道要上飯桌的口譯工作,心底也做好準備,充分瞭解當下重點在口譯工作,抓住幾秒機會喝點水、扒點飯已是謝天謝地 (因為永遠都有人在說話啊),有先見之明還可在家先填點肚子再出發。某次主辦單位揪感心,看小譯者在冷氣超強的餐廳裡沒得吃,私下喊服務生多端了一碗熱湯來。兩位講者輪番上陣,一人吃一人講,一人講一人吃,但是口譯員只有一位,所以等大家都講完,我的南瓜濃湯早.就.冷.掉.了,手指也差點要凍.掉.了,這大概是我這輩子首次如此飢寒交迫地走出一家餐廳。

「你不知道是鴻門宴的鴻門宴」嘛,則像天真的小白兔躍進獅籠,身後傳來鐵門碰地一聲扣上,才滾滾眼珠子說:O-o-p-s! 這種狀況可能發生在會議後,主辦單位辦個晚宴有時也出於禮貌 (或多出來的座位?) 邀請口譯「老師」一同用餐,以為可以好好休息吃頓大餐嗎?錯,只要不小心和外賓坐上同一桌,說不準什麼時候旁人來一句:「不好意思,會不會打擾你用餐?可以幫我翻譯一下嗎?」你在心裡想:「這什麼問題?當然會打擾我用餐,因為上帝說吃飯的時候不能說話,說話的時候不要吃飯。」但是你臉皮微微一笑以親切的聲音說:「啊,當然可以。」有時則是單純不忍心看一桌子的人溝通不良,除了頻頻稱讚菜好吃外全然無共同話題,必要時依然得自願充當一下溝通協力者。

狀況 1) 與 2) 相較,自然後者比較令人困擾,因為到了 2) 的場合,口譯員「理論上」已經脫下工作身份,並無翻譯之責,但天知道理論與實務 (食物?) 永遠有著差距。也莫怪老師很久以前便告誡:「會後餐會?能逃就逃吧!」

3 comments:

Tommy Jiang said...

我在國貿局的時候,那時候我的單位請韓世芳老師來當口譯。我還記得那時候他們問老師要不要一起來用餐,老師拒絕,我心裡還覺得奇怪...進來之後才發現...一起用餐根本吃不了啥...還好我去英國的時候那些代表團中餐都乖乖吃,晚餐大家都各自解決...

gitiswoods said...

韓老師果然經驗豐富啊。
你英國口譯寫一篇網誌分享一下嘛 ~

Tommy Jiang said...

哈哈 好 我現在來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