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11

Audacity

偶爾在某個無預警時刻,胸腔充滿一種類似於對人生大無畏的心態,什麼都 ok,什麼都沒關係,什麼都可以克服,彷彿眼前只有光而無絲毫幽暗那樣地無畏。死亡蔭谷不存在,存在的是 24 小時值班的阿波羅。為何呢?這類時刻來得突然,去得也迅速,無跡象可尋。

那次是在夜晚的半夢半醒間,又開悟又恍惚;這次是在吃完早餐面對著窗口,一剎那。至今的人生,似乎都處於尚可克服或處理的區間。當下的疲累無助挫折,過了以後則證實他們會過去,那樣地事後諸葛,那樣地「神只會給你通得過的考驗」。(這句話到底出自誰?)

幾近狂熱對未來沒來由的信心,宛如對 cult 的信仰,幾乎堅不可破,幾乎不容懷疑。幾乎,almost,在剎那間。

對於任何過熱的人事物自然抱持輕微/禮貌/不動聲色的懷疑/疑慮/觀望,也不甘陷於其中,因為進去就看不清楚了,當五月天越來越多歌迷,我失去了興趣,當咖啡廳出現越來越多台 iPad,我心生膩味。但或許沒來由的信念與堅持是面對這詭異世界的唯一利器,畢竟那麼多事情出乎人意料發生,理性千百吶喊也解釋不出它、它們的來由啊。

這一丁點劑量的大無畏,注入靜脈低調混進其它體液,既不能全信任它,也不能不信任它,都已經進入體內了啊。只能讓它穩定,讓它流動,讓它累積,

然後,等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