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 2011

卡關

感受到自己寫不出新鮮玩意兒時,很悶,像卡關一樣令人不耐,但事實擺在那兒:你就是卡著了怎樣?回想上次深切感受到體內什麼東西流失中(不是說骨質啊),是大學近結束的時候,我抱怨著似乎哪個部份的自己枯死了一樣,維也納森林的光影再不能引起感動,冷氣房外長走廊瀰漫的陽光也無法給我心情上的寧靜。非常擔心。

感受力變鈍了,大約是這樣的感覺,提不起勁,筆記本上記著散落隻字片語,一塊塊小型橫切片,存放生命某個小點上的現實,紋路,肌理。但就是懶著呢,懶得花點時間功夫將碎片串吊起來。它們是臥室裡一地的衣物,不清理麻煩,清理也麻煩。

是否太過慣於工作生活了呢?覺得不再新奇了,不值得記錄了呢?好像說過想做點不同的,旁人問:哪類不同的?我真切地不曉得。是不是也太沒野心了?受洗完的朋友問:世界之於你是什麼?我的回答是:世界是虛無的啊,當你剝去洋蔥一層層皮欲直搗核心,剝至最後一層不就見著其實沒有核心嗎?當你探究生命的意義到最後,恐怕也是一樣的吧。

「生命的意義在於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為什麼是這樣呢?有什麼意義呢?我需要的答案或許不存在,最初將答案定義為答案或許就是第一個命題錯誤。所有理論必須基於最初假設而發展,枝幹樹葉,越漸細微,孰不見現下學科越分越細,會議越來越難,就是這種發展脈絡。倘若假設受到推翻,一切霎時以特效慢動作粉碎為沒意義的粉末。大概心裡隱約認為假設本不正確,才勉強有一搭沒一搭選些看似不礙眼的枝幹樹葉來長,才無法效法隔壁那棵樹努力往下扎根、往上抽高,才那樣想要輕飄飄地就好。

最近看了今年以來最有共鳴的一部電影:阿拉斯加之死 (Into the Wild)。選來看的當下是一個無足輕重的決定,然而看著看著自覺瞭解為何主角一意要遊走、遠行,最終到達阿拉斯加荒野。當然,就和許多觀影心得一樣,我也感到他過於極端,他丟下車、燒掉現金、埋葬自己的身份…最後中毒身亡。某段旅程回到城市,文明,人群,街道時…四處仰望大樓大樓大樓的眼神透露出他的心理狀態,他知道他必須走,一刻也無法多待。當他知道泛個舟要排上數年等待那不可置信的微笑,人類社會為了維持秩序而織出細密誇張的網。

曾經有類似感受,透過高級公寓的窗看出去,那世界著名大城的摩天建築在我眼裡變成塗滿異化顏料的脆亮糖霜,美麗得要死,只要不往內深掘,她美麗得要死,只要你只扮演遊客,對,她美麗得要死。

想到這裡又卡了,去讀個書好了。

4 comments:

PCC said...

也許你可以看看"永生樹",雖然我沒看過,但看了他人的心得好像是可以有些什麼的電影

gitiswoods said...

是喔,我好像看過預告...但看不出來是在演啥哈哈。來查一下。

Michelle said...

讚!

gitiswoods said...

看來我應該在這兒裝個 FB 的按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