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2, 2011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自由譯者篇 #6

受訪者:Coke Zero

Q:可否為讀者介紹一下你的背景?
A:大學畢業後在本科系產業工作了三年才去唸翻譯研究所。

Q:怎麼會想要大轉彎去唸翻譯所?
A:因為在那個產業工作很容易 burnt out,當時第三年我已經處在極度 burnt out 的狀態,所以不想要工作。但如果就此走人,人家一定會問「你接下來要去哪裡高就?」可是我並沒有要去哪裡工作,不工作只好去唸書。

Q:在翻譯所學習的經驗,回頭看有何感想?
A:回頭看那是一個很痛苦的經驗。當時學校要求報考要有托福成績,那考得還滿高的,自然而然覺得英文能力不錯,但進到研究所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每天上課壓力都很大,走到研究所好像走到黑洞當中,走出來時也沒有放鬆的感覺。唸的當中也沒有覺得自己在明顯進步,只是一直不停接受挫折。

Q:除了「黑洞」之外,還會如何形容翻譯所?
A:回頭看,唸口譯這件事情好像是自我實現的旅程,老師只能給你一定程度的東西,給你機會去練習,可是真正能力的建立是非常個人的,這件事情是一塊沒有任何人可以觸及的地方。那個自我發現,自己需要 consciously aware of that process,如果只是一味覺得老師或誰怎麼沒有給我這樣的東西,self-discovery 永遠不可能發生。

Q:所以唸完後你的 self-discovery 是什麼?
A:只覺得鬆了一口氣吧,考完專業考鬆了一口氣,謝謝考官給我過 (笑)。沒有覺得就學通了這回事,只是拿到一張人家說你可以去做這件事情的「許可令」。

Q:「許可令」拿到後你就決定繼續做這件事?
A:當時所有翻譯所學生進去好像沒有其他選項,大家覺得出來就是要做口譯,我其實並沒有想到出來可以做別的事情。做口譯有很多種形式,可以做 freelancer 或 in-house,我一直沒有考慮 in-house是因為我以前上過班,知道上下班的痛苦。自己也知道個性不是走研究的料,所以也沒想要走研究。

Q:喜歡做筆譯嗎?
A:相對來說是不喜歡的,因為筆譯需要非常自律,需要固定坐在一個地方研究一個題目,我的 attention span 非常短 (笑),所以口譯的節奏 15 分鐘一節滿適合我注意力短暫的問題 (小編註:指同步口譯中約每 15 分鐘換手一次)。我還是有在做一點,但屬性像是客戶服務,客戶大多是我口譯的客戶,他們有筆譯的需求來找你,好像是請求你的幫忙,基於他是平常很照顧你的客戶,你就幫他忙,不過還是有收費啦,並不是 pro bono (笑)。

Q:口譯做到現在,你喜歡嗎?喜歡的點在哪?
A:好像有越來越喜歡的趨勢,是喜歡的。它的工作型態很彈性,所謂彈性並非你可以決定要做、不要做,那個決定權還是在客戶手上,大家說做 freelancer 很彈性其實是迷思,我說的「彈性」是每次工作內容都不一樣,是很新奇的工作,所以不會厭煩,滿適合我 short attention span 的天性 (笑)。工作過程大部分客戶都 appreciate 你的努力,相對報酬也令人滿意,這是滿意的點。

Q:有沒有討厭的點?
A:最早時是不確定性,因為剛出來經驗不足,口譯的一個挑戰在於它變化很多,會影響你工作成敗的因素很多,很多不是靠準備可以處理的,遇到那些事情你很容易失敗,但那些失敗的點都不在自己的身上。那塊無法掌控之處一開始讓我滿討厭的,但那可以靠經驗去彌補。後來隨著經驗增加,可以掌控的東西越來越多。舉例來說,我們希望能在會議前拿到資料,而且有足夠時間準備。有時是開會到當場他才丟給你一個沒看過的東西,或會前一直強調「極機密」,就算開會前前五分鐘也不告訴你。或是你跟客戶中間還有其他人,這個其他人無法把你的需求反映給服務對象,也許你要翻譯的講師他的資料都有,但中間人辦事不力而沒給你,你想罵中間人,但是想想不對,付錢的是這個中間人,所以只能卡在一個騎虎難下的情況。

可以靠經驗去補是因為比如說人家臨時丟一個資料給你,經驗不足時會慌,你會因為慌導致表現不好。但有了經驗,你抱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心情,只好利用有限時間看看,盡可能去處理,比較不會受到慌的影響。很多情況是因為慌才做不好,你的情緒掩蓋了你的回應能力,那塊有學習曲線可以克服。另外跟客戶間的配合,可能多次配合後他瞭解你的需求與工作模式,SOP 就默默建立起來,會變得比較平順。

Q:聽起來你喜歡口譯的點還滿多的,不會讓你想去做其他事情?
A:應該吧,因為我自己做過上下班模式的工作,所以我很感謝現在的狀態。

Q:過去習得的那份知識對你現在做口譯時也有幫助吧?
A:可能還是要看題材,有做口筆譯的人應該知道,你說你有哪個領域方面的經驗,但除非是主題完全一樣的會議,你才能說自己是專家。我的確做過與那個領域一樣的會,真的是完全能心領神會,是一個非常好的經驗,但是這麼良好的機會也只能曇花一現,不多。

Q:這樣的工作型態你願意再做多久?
A:很難說耶,再做個 3-5 年 ok 吧。可能做到有天很厭煩就不做啦,不一定是個特別的時點或設定幾年的時間。因為對之前的工作就是這樣,就是做到有天覺得受夠了。

Q:想不想教口筆譯?
A:完全不想,雖然口譯很有趣,很多面相我很喜歡,但不能否認口譯是個燃燒生命的工作,there's only so much life for me to burn (笑)。不是身體上的累,你一直幫別人溝通、講別人的話也是很煩的呀,它很像角色扮演的過程,你可以說你在翻譯、溝通,某個層面上也是在演戲,你在演講者。人的個性分外向 (extrovert) 和內向 (introvert),我是一個 introvert 的人。他們的差別不在於外向的人看起來多瘋狂或多開心,差別在於外向的人透過與他人互動而得到能量,內向的人在互動時則消耗能量,玩耍一天後需要 recharge 很久。我是一個內向的人,所以每次出去做這件事情,倒不是說口譯或準備多累,而是內向的人充電要滿久的。我還要花時間跟別人描述這個過程、教這個過程的話會很痛苦,而且說實在我不會教。就像我說學習口譯是個自我發現的過程,你不願意去自我發現的話,任憑我說破嘴也是白搭,有多少人又是真的為想瞭解這件事情而來?大家可能各有目的,我不想為此燃燒能量,不然回來又要充電很累 (笑)。

Q:表示你喜歡獨處嗎?
A:我非常喜歡獨處,但不表示我不喜歡和大家在一起,我也沒有 anti-social。

Q:作為 freelancer,你願意給這樣的工作、人生幾分?
A:假設把工作從人生拆出來看的話,我願意給工作 90 分。

Q:如果不做口筆譯,又不用受到現實限制的話,你想做什麼?
A:可能想放空一段時間什麼都不做,再慢慢思索想做什麼。

Q:現在口筆譯課程越來越多,你如何看待這個趨勢?
A:這代表大家開始重視口譯,這方面很好,會培養出更多瞭解口譯的人。假設受過訓練的人有某個百分比出來可以做口譯,base 越大出來的人可以越多。問題在於口譯的教學方法一直是很大的問號,從來沒有人去研究它的效益,沒有太多實證研究去研究教學方法到底多有效,口譯在這塊滿空的。不過我非常佩服在教口譯的人,他們在做一件非常困難、我不能做的事情。

Q:如果現在有開始想學習口筆譯的人,比如說大學生或是想轉行的人,你作為一個過來人有什麼分享?
A:放輕鬆,不要把它當作是純粹的技藝在學,如果是這樣會很痛苦,這是一個自我發現的過程,在過程中要有很多自我覺察,可以從口譯中認識自己是誰,在技巧方面如果一味期待老師給你什麼,如果一個人無法為自己承擔在學習上的責任,我會勸他現在就放棄,免得浪費自己與老師的時間。如果要做這件事情,一定要拿出一點努力來,一味期待別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謝謝「Coke Zero」今天的分享!!!

*以上訪談為「Coke Zero」口述,本報小編整理。

2 comments:

Chromerciser said...

我目前還是大學生,在找資料的途中偶然到了這個網站,非常謝謝小編和受訪者一系列的分享,這些真的是非常寶貴的資訊,從第一篇一路看下來,當然我也有乖乖做chromercise喔,那個影片實在是太可愛了: )

gitiswoods said...

chromerciser: 感謝你的回應!知道有人真的能從這些分享中獲得什麼真是太好了,也不枉受訪者花這麼多時間回顧各自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