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4, 2011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自由譯者篇 #7

受訪者:奶油酒

Q:可否跟讀者介紹你的背景?
A:(笑) 我大學唸的不是外文系,但後來畢業就考翻譯所,唸完考過專業考開始做口譯。選擇翻譯所是因為小時候就想做口譯,小學不曉得有沒有,但印象最清楚是國二時就想了。當時不知道同步口譯,所以我只跟同學說我想坐在總統與外賓中間幫他們做口譯。

Q:怎麼會這麼早就知道這種職業的存在?
A:可能因為小時候看很多報紙,我記得小時候也知道什麼叫做「精算師」,就是在哪裡看到過吧。

Q:感覺你是個成熟的小孩啊,不過想做還是有原因吧?什麼點吸引你?
A:我喜歡它是個專業,你把自己事情做好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小時候不知道有同步口譯,我以為就是臺灣公司與國外公司談生意,然後我在中間幫忙翻譯,我只要翻得好就好,最後生意是否談好、賺多少、虧多少就不關我的事。

Q:你考了翻譯所也唸了翻譯所,它是否給你預期中想要的東西?
A:有耶,就是後來真的做了口譯。記得剛進翻譯所時真的好開心,大學朋友都感覺得到我的差別,就像裝到適合的容器裡。

Q:在翻譯所學習的感想是什麼?
A:我現在想的話,腦中出現的字眼是「害怕」耶,不是說老師多兇、嚴格,而是害怕最後自己不夠好,或是自己夠好了但沒有這個市場。一直想到莊子的故事,就是有個人去學屠龍之技,結果學成找不到龍可以屠。「翻譯是夕陽產業」這件事我應該從大學就一直聽到研究所,所以有以上兩種害怕。

Q:教學方面的感想呢?
A:教學一定有幫助的啊,因為顯然進去時和出來的我是不一樣的。我覺得老師能夠告訴你的就是大原則,很多事要自己練習、找到最適合你的方式。比如說我當時的弱點是數字,老師只能告訴你遇到數字不要害怕,但是你要怎樣不害怕,怎樣記下來,還是要自己去試。之前也和學生說過,口譯就像騎腳踏車,我可以告訴你原則,如何保持平衡不要掉下來真的要靠自己。雖然這樣說還是肯定翻譯所,因為還是要經過老師給你原則、概念,不然可能還是會多走冤枉路。老師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作為楷模,你會覺得好想變成他喔。

Q:在翻譯所,除了老師會教課,自己本身如何學習?
A:就是練習吧,但是也很慚愧沒有百分之百認真,但是這沒有百分之百認真也很好笑,還是因為害怕。理論上你要自己練習、把自己口譯錄下來,然後聽自己的錄音,可是這需要很大的勇氣 (笑),所以錄音也是放在那邊不敢聽,要等到心情很好時才敢拿出來聽。

Q:你覺得去唸翻譯所需要具備什麼能力,最後才能真的做口譯?
A:第一個想到是,進來前要有個基本概念,會聽東西,就是說聽人家講話可以知道架構,而不是分不清楚哪裡有轉折,或完全搞混意思。然後對語言也要敏感。

Q:唸完翻譯所後,你有什麼人生的選項?
A:沒有選項耶,只想做口譯。

Q:口譯也有很多其他地方可以做,比如說 in-house,想過要做嗎?
A:in-house 我也做過短期契約的,一個月和三個月的。去一個月的是因為正好有機會,去試上班是什麼樣子,結果還好只有一個月。

Q:每天上班是什麼感覺?
A:其實上班如果有事要做的話,和去做口譯是一樣的,上班困難在於沒事還要待在那裡,沒事為什麼不能走呢?記得當時下午就是靠大家傳團購單來渡過,然後想說「原來上班族每天就是在做這些事情」(笑)。上班的經驗也滿好玩的。

Q:但是你又再度去嘗試上班?
A:因為三個月的那次不在臺灣,有另一個誘因。雖然我知道上班不好玩,但是因為是去另外一個地方,所以也想試看看。一樣最困難的是沒事也要待在那,真是累,但因為不是在臺灣,那裡人也不一樣,純粹是去一個新的地方看到那裡的人如何做事這種好玩,當時幫大陸人與印度人溝通,這也好玩。還有自己到另外一個城市居住的心態很有趣,但是上班本身…還好只有三個月!

Q:還可能去嘗試上班嗎?
A:短期的可以,大概三個月是極限吧,要看去哪裡、有沒有別的誘因。

Q:口譯是快樂的工作嗎?它帶給你什麼報酬呢?
A:最大應該是完成小時候的心願,現在應該已經過了與工作的蜜月期,也都穩定了,也會沒以前那麼熱血,但還是很喜歡。這個工作給我很大彈性,收入比我高的人大有人在,但他們大多要投入比我更多、更多的時間,口譯最大優點應該是收入與時間是很好的平衡。附帶價值是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還有如果最近大家都在談某個議題,即便是不同產業,你也可看到這個產業與那個產業是這樣連起來的,很有趣,如果是做一般的工作可能看不到事情原來這樣運作。口譯工作也不會有辦公室勾心鬥角,會與很多人接觸,但一下就結束了。

其實我不喜歡逐步,我喜歡躲在箱子裡,但逐步的好處是如果講者很有趣,做逐步或 whispering 就可以有近距離接觸。

Q:你說喜歡待口譯廂,但口譯是幫人溝通,不會想要更進一步身為這過程的一部分嗎?感覺你希望待在有點距離的地方。
A:嗯,因為我覺得在口譯廂裡的狀況是最好的,我不用看到他們,他們不用看到我,雖然身體有距離,但我在說話時有充分溝通的意願。我幫他們溝通,我只是橋樑,他們從我身上過去就好了 (笑)。但很好笑的是,口譯廂是透明的,很多人看到會直直盯著我們看,難道他們以為玻璃是單向的嗎?我們也看得到你啊 (笑)。

Q:很多學生會問到是否要外向才能當口譯,你覺得呢?
A:不需要啊,需要外向時只有 whispering 或逐步時,可是你只要不會害羞到遇到陌生人講不出話來就好了,反正人都可以假裝一下。如果是很外向的人,會不會就不滿足於只是講別人的話?

Q:剛剛都說口譯工作的優點,如果要來平衡報導,你的眼中有沒有它的缺點?
A:缺點當然很多,可是我想跟其他工作比起來都是很小的事情耶,要抱怨也可以抱怨很多,比如不給資料啊、沒有概念啊、講得沒條理啊。也許可以說很多事情不在我們掌握之中,可是其他工作不也如此?比如在辦公室,主管很笨,叫你做一些很笨的事情,所以不是只有口譯這樣。所以要講缺點的話…就是這些你不能掌控的地方。還有,有時候會存在感薄弱,會場請了我們、搭了設備,但只有五、六個人借耳機,那種時候會存在感薄弱。

Q:以現在的工作型態、生活型態,願意繼續做多久?
A:如果現況可以維持,市場不要變小的話,會一直做啊,做到有人養我 (笑),做到不愁吃穿。

Q:你認識口譯市場到現在,市場有變化嗎?
A: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家好像都說最近比較不好。但因為我要求不多,所以就還過得去,可能也是一種苟活的心態,你的 cheese 已經被搬走了,但是你想這一點我就夠吃啦 (笑)。

Q:這幾年感覺新開的口筆譯課程很多,不管是學校裡或學校外,你如何看待這樣的趨勢呢?
A:從個人角度來看的話,大部分都是騙錢的吧 (笑)。開在學校的話,就是看它目的是不是正當,說法是不是正確 (笑)。最糟糕的應該是和不懂的人說「口譯多好賺,幾個小時多少錢、多麼好」,塑造出只要來我們這邊上課,時薪就可以多少多少,這是最糟的。如果把口筆譯練習當作學習語言的一部分,那就是正當的吧。

Q:這可不可能表示人越來越多,市場越來越小?
A:有可能,但我覺得這不會是市場變小最大原因,市場「如果」真的變小,應該是臺灣整體經濟的緣故,還有臺灣大部分人覺得自己英文很好。還有一個很不可取的趨勢:「全程英文、不備翻譯」,應該是這些事。如果市場蓬勃、有很多臺灣與國際的交流,其實口譯員多也無所謂。另外,上過課程的人多不表示可以做到專業水準的人也很多。

我想到前陣子新聞報導上海的口譯補習班,說那邊什麼人都有,連國中生都來上課,然後說很火紅,一個夏天可以培訓兩萬名口譯員,我想說對啦對啦,兩萬名口譯員就出來了 (笑),這樣還有人才不足的問題嗎?(笑) 所以上過課與可以做到是完全不一樣的,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會搞在一起。

Q:如果你現在遇到想唸口譯的學生或想轉行的人,以過來人的角度你會想跟他們分享什麼?
A:要把不好的、不確定性都先攤開來跟他說一遍,如果他看清楚了可是還是很想做,那就去試,可是不要是為了可以賺多少錢或多好多好而來。大學時我打工做字幕翻譯,我跟那邊的人說要唸翻譯所,他不是故意要潑我冷水,也是要點醒我吧,他說:「你就等著聽他們把餅畫多大吧!案子都是老師在接,你只能接他們不要的。」他也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想試 (笑),如果真的很想就試試看,但不要只聽到一個很好的點就不管後面不確定的地方。

Q:如果完全不需考慮現實的話,請你想一件其他事來做,你想做什麼?。
A:開 spa,因為我自己很喜歡。聽說過有人白天是證券分析師,晚上做芳療師或按摩師,可以動用不同的地方,一個用腦很多,一個用身體與感覺,是很好的調劑。我自己感受過 spa 神奇的地方,如果可以營造一個小小的世界,裡面有很美好的東西,這是很棒的事情。

Q:謝謝「奶油酒」今天伴隨咖啡與貝果的分享!

*以上訪談為「奶油酒」口述,本報小編整理。

6 comments:

PCC said...

開SPA真是太棒了!!!我也愛口譯箱勝過逐步~~這個人我好難猜喔~~

gitiswoods said...

大家一起開創副業吧!我也來想個店開開。

光頭佬 said...

我喜歡這篇,很有人味。

gitiswoods said...

謝謝你喜歡。自由譯者篇快要結束了,請問光頭老師哪裡方便跟你一下聯絡方式嗎?我要開始為下一個篇章的訪談做準備了。

光頭佬 said...

不會掉信的信箱:C.Lin@mail.ndhu.edu.tw

gitiswoods said...

太感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