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 2011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自由譯者篇 #8

受訪者:Caipirina

Q:可否跟讀者介紹你的背景?
A:小時候在國外長大,正式接觸的第一個語言應該是英文。以前很深刻地認識到自己與當地人不同,很早就對「我」、「他」的界線有體認,發現要融入一個群體不只語言方面,還有文化方面,無法克服的膚色也是,所以一直以來我很渴望「融入」這件事情。在國外覺得自己是臺灣人,但回臺灣後又要試著融入臺灣,所以我常常會想文化鴻溝、歸屬感這類問題,這對我做口譯有很大的影響。

Q:這會是你進入翻譯所的主要原因嗎?
A:它是我一直以來的 quest,我以為回到臺灣會比較清楚,但是反而更不清楚。當時對於翻譯的認識很膚淺,只知道它可以搭起文化的橋樑,至於它是否能將我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結合在一起,我並不清楚。並沒有真正想過「溝通」這件事情,也不是因為從小接觸兩種語言而可以將翻譯當作生活的工具,我覺得我只是想是不是透過訓練我可以更瞭解自己,更深刻瞭解兩種文化。

Q:考翻譯所時有何應考上的準備?
A:我記得去聽翻譯所為應考學生做的一個演講,應考者想知道該看什麼書準備,所長在台上說:什麼都不要準備,你這一輩子所經歷的…你該做的準備已在不知不覺中做完了,come with everything that you are, everything you experienced. 這就是你的準備。我當時就感到很 intrigued。

Q:在翻譯所學習有何感受?
A:所長、老師很 worldly,有來自國外的老師,會三到五種語言。這些老師其實沒有嚴謹的 curriculum,往往是跟你談他對語言的認識和翻譯經驗。當時覺得他們滿混的,不曉得自己從這些漫談中應該得到什麼,但是回想起來可能它比很有結構的課程、學 technique 來得更有用,因為他們講的東西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我常聽人家說覺得在翻譯學校老師給的東西不夠,或是課程設計有問題,或是明明市場已經飽和了,還收這麼多學生,一些讓他們覺得比較失望的地方。大部分聽到的好像是臺灣的翻譯學校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可是反觀自己經驗,最大感受是有很多資源,但「自己」有嚴重的不足。和同學去聽專業考後評語時,原本覺得自己一定沒有過,因為做起來有太多問題。不是說老師沒有教好,或是自己沒有努力,而是知道自己還有所欠缺。後來老師說我們通過了,現在要讓市場決定我們是什麼樣的譯者。我覺得要能去區分別人能給你的與自己的程度。有時是自己程度沒有到,而全然去怪罪別人沒有給我。

Q:有沒有看過所謂理想的教學法?
A:第一要有「豐富」的市場經驗,有些人持相反意見,但我自己體認是沒有做過的話,無法做一個好老師。在臺灣,所謂經驗豐富的譯者可能只在國內工作,沒機會做聯合國或談判等各種類型的口譯,如果老師看到的只是一小塊,能給的就更有限。剛剛提到國外資深譯者,他們給我看到對語言的掌握,但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視野,他們看得很多、幽默感很好、懂得使用諷刺等,都是生活閱歷。但在臺灣這部份我們很貧瘠,有時英文講得好,但無法駕馭譯者身份就是如此。所以老師要有豐富的口譯經驗與生活經歷。

另外是系統化收集教材,大部分老師拿自己做過的會議當題材,有的比較舊,或演講稿不一定適合做口譯。我教的時候會挫折也是因為這樣,拿了一篇教材來教,結果到中間發現一個地方真的很難翻,可是這應該可以經過設計,先讓學生抓到節奏,感受到口譯的確有溝通的功能,先讓學生不用費心去想很難的單字。不過說實話我不太清楚如何當一個好的口譯老師。

有人問我如何成為一個比較好的口譯員,我覺得在學校可以得到基礎,但我會鼓勵大家好好去生活,這不是說吃得飽、穿得好,而是讓自己觸角越廣越好,深入接觸其他文化。說穿了,我們的工作就是做一個冷眼旁觀者,你去很多地方旁觀,然後觀察、吸收,把生活過好是這個意思。

入學時的口試為何能決定你適不適合當譯者,就是老師從聊天過程看你的視角與見解。記得老師用 cloning、genetic engineering 的問題跟我聊,一群資深譯者問我這個議題的 implication,雖然語言應該不是問題,但我記得剛開始講就不曉得該如何下去,就是說語言能力還是在,但是當你沒有見解,你等於是啞巴。

Q:唸完翻譯所後考慮要做什麼呢?
A:我很幸運,有一個國際組織成立後,臺灣代表需要口譯員,當時本來覺得自己還沒有辦法,不過他們覺得都唸完了,應該比沒學習過的人好,所以就這樣進入會議口譯。

Q:口譯工作之於你是什麼呢?
A:這個工作我很珍惜,人家說要找自己有 passion 的工作,我應該就是這種幸福的 scenario,這個工作是「我」的延伸。剛剛說過小時候試著要融入別人,又要讓家人覺得自己不會不中不西,所以我很早就開始角色轉換。當我走入口譯,只要戴上耳機我就開始做角色轉換,去同理說話者的意思。現在它讓我得到樂趣,讓我能去融入,演另一個人、進入另一個世界,這是很快樂的事情。工作上仍有自己不足,或覺得某講者過於貧乏、主辦單位不注重口譯,這些我也會遇到,但當我進入工作的 mode,做到忘我,其他東西都 fade away,就是為了那一刻吧。雖然茶餘飯後會覺得很煩,但我真的很愛這份工作。

Q:為了做平衡報導,我要請教有沒有一塊對你而言是最討厭的?像缺點?
A:任何東西都是一體兩面,當你說他的好,像自由,他就有不好,過於自由就無法深入任何東西,我們就像浮雲、旁觀者,雖然認真做完一場會,下一次又是另一個領域。如果是在固定崗位,一個人做了十年可以清楚看到他的成長。有人說 promotion 很虛,但一點都不,因為那是一個 marking,你可以看到努力得到多少成績。但我們付出的代價就是看不太到走過的痕跡。好跟壞都有,絕對有不好的,不過我已經釋懷了。

Q:這個工作給你的滿意度你會打幾分?
A:我要先說我無從比較起,因為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口譯。不過應該至少 90 分以上吧。

Q:會一直從事這份工作嗎?
A:我覺得口譯是你做到年紀越大,就會做得越好,Alzheimer’s 或 senility notwithstanding (笑)。你會成為一個更成熟、更有包容性、更沉穩的人,這會幫助口譯工作。口譯做到一種境界也像修行 (笑),做口譯要撇掉「我」,要成為另一個人。

Q:最近不管在學校裡、學校外的口譯課程都變多了,你如何看待這個熱潮?
A:臺灣因為很小,所以一窩蜂的心態到處可見,就像葡式蛋塔,所以我沒有特別去想這件事。媒體如果特別去關注,特別是說在中國大陸這很夯,一定會有很多補習班出現,但就像葡式蛋塔,很多人接觸後發現這不如他想像的,或不適合他,或只是用來加強英文、想知道自己英文夠不夠好,有各式各樣的原因,這會慢慢淡掉,口譯這行業不可能變成人很多的行業,因為 aptitude 加上能力、意願等,真的會留下來的人不是那麼多。

如果是跟會議市場比,還是粥少僧多,好像今年大家說工作量變少,這沒有辦法。我的意思是這不會變成一個熱門行業,會有補習班,但是他們會慢慢招不到學生。至於飽和,大家會說不然去開拓冷門市場,或做 escort,不然到中國大陸去。我自己也不很清楚在飽和狀態下大家何去何從。

Q:以你一路上的經驗,如果遇到現在想進入口譯的學生,有什麼話想告訴他們?
A:這不是一個勉強得來的工作,有的工作可以撐,但這個工作不是。如果你懷疑自己適不適合,可能你就不適合,如果你知道你很喜歡,你真的要堅持下去。尤其現在堅持下去很難,會做口譯的人也有別的選擇,所以你要不為其他選擇所左右,另外是你要知道自己做這工作的理由。如果是為單日所得高,這不足以讓人堅持下去。我堅持下去是因為到現在我對於 listening、expression 仍非常有興趣與好奇,人說話背後想表達什麼這點很好玩。當我看到一個 lonely listener 原本不懂原文,但透過我翻譯,他邊點頭或記筆記,我真的有很大成就感。如果是為了比較 superficial 的原因,希望人家說你是語言專家,或想成為國際翻譯,這些不夠具體,你要問自己這工作給你什麼,就算人家不付錢,或是會後沒有說你做得好,你是否還覺得它值得。

Q:如果今天到了一個平行世界,你不是口譯員了,你想做什麼?
A:很多譯者應該都有很多夢想,原因是會進來這個行業的人就是好奇寶寶,單一的東西無法滿足他們,有點偷窺的欲望。我曾經在大學做過和平工作,去難民營服務,我非常喜歡。我也想做造型師,有人說這與口譯沒有關聯,但其實有,它也是一種 expression。能幫助人更清楚去表達自己,這類工作我都會很喜歡。

Q:謝謝「Caipirina」今天將我們帶到完全不同層次的分享!

*以上訪談為「Caipirina」口述,本報小編整理。

13 comments:

PCC said...

這一位感覺起來是大師~~

clarepacino said...

的確是完全不同的層次啊啊啊啊啊啊...

MacMing said...

好精采的訪談,期待下一篇!

Mar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gitiswoods said...

to PCC:
親切的大師
to Clare:
是啊做完訪談我都想得道了...
to MacMing:
謝謝!

芝加哥風不大 said...

啊哈, 我想我知道這一位是誰耶
真懸疑有趣的遊戲
真高興你有新文上刊!

gitiswoods said...

這一位真是引起迴響啊...

Anonymous said...

果然大師級口譯員回答起來就有大師級的水準 GITI Jennifer

Tina said...

好感人,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他跟我們說"everything fades away"的那個眼神

gitiswoods said...

to Jennifer:
對啊,視野、角度就是不一樣。對了你留言其實可以選 "NAME/URL",不用選 Anonymous 啦。

to Tina:
是喔,我怎麼不記得我怎麼不記得!?

Tina said...

而且我記得那天地點是在師大教師休息室哈哈哈就我們三個人 remember now?

gitiswoods said...

to Tina,
突然很想念那段時光。
雖然是有點辛苦啦...但是現在要辛苦的事情也很多!以前比較專注地做一件事情...考完試和他去吃飯時好開心啊。

tina said...

ya, i know what u mean, tot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