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8, 2011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自由譯者篇 #9

受訪者:蔓越莓果汁

Q:可否介紹一下你的背景?
A:大學英語系畢業,英國翻譯所畢業,從事專職自由口譯大概是第五、六年。

Q:大學畢業後為何選擇唸翻譯所?
A:從國中起就莫名嚮往這份工作,畢業後兩年內換了很多工作,都找不到自己想要做的,所以最後決定放手一搏去唸研究所。大學畢業後做過電視台、補習班、編輯英語教材、廣告公司秘書。有些是雙軌並行,比如有些工作是分時段,甚至可以三份工作一起進行。

Q:唸翻譯所之前對翻譯有所認識嗎?
A:我有個概念,但沒有很清楚。國三或高一時認識一位認識口譯員的英文老師,聊天時他跟我說口譯是投資報酬率很高的工作。我一直以來都是語文比較強,就決定要做這件事情,因為聽起來很有挑戰性。

Q:申請翻譯所前有做什麼準備嗎?
A:沒有耶,大四前其實就去接一些案子,然後在工作的兩年間還是有在接案子。等於有些翻譯的經驗。國外翻譯所沒有考試,但是它有申請的 package,在裡面你要展現自己的翻譯能力,只有在口試的時候會看你有沒有時事背景。

Q:唸翻譯所時有什麼感想呢?
A:入學第一個禮拜老師就說這會是非常辛苦的一年,可能大家會很恨他,也可能到時候覺得從此不想再做口譯,可是一定要相信只要你持續練習,就會有收穫。有同學覺得既然都要靠自己練習,幹嘛要付這麼多學費、住宿費來上課?但有時候是需要老師提點的,真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要能在台上很順暢翻譯五分鐘,在台下要練習很久。從那時我發現決心與練習真的很重要,如果不練習,再好的老師都無法培訓出好的口譯員。

Q:老師如何教學呢?
A:老師會抓一個主題說今天要練習什麼類型的口譯,也告訴我們要注意什麼事情、分享他做這類案子的心得,然後讓我們進 booth 練習。老師會切換聽每間 booth,最後再告訴每個人有何問題,整體而言大家又會犯什麼錯。很多客座老師也會直接教一些訣竅,像英文變中文的時候把英文的名詞變成中文的動詞就對了。比如英文可以說 “evacuation is now required”,evacuation 是名詞,換成中文時最快就是說「我們現在要撤離大眾」。沒有足夠的練習的話,常常會被英文句構牽著走。

Q:在翻譯所是否獲得預期中的東西?
A:有耶,而且比預期還要多。我一直都還算是滿能一心多用的人,但是在這一年中是真正去訓練有效率的 multi-tasking,以前不會注意到自己講話有贅字或很鬆散、囉唆,但受了口譯訓練會發現自己講話不夠簡潔。糾正口譯行為後也會改變日常說話方式,進而改變你的筆譯與文筆,這是一個連帶效應,很大的收穫。還有這一年中培養出對自己的自信,因為老師不斷打分數,用業界標準評斷你的表現,老師會告訴你以學校角度你得幾分,以業主角度你又得幾分。在一次次練習、考試、評分後培養出自信,我知道如何做可以最獲得業者青睞。

Q:在翻譯所學習完畢後,把人生攤開來看的話,你面對什麼選項?
A:我沒有真的把人生攤開來看有什麼選擇,因為當初出去唸書就是因為決定要做 freelance,我受不了被關在辦公室裡,而且 freelance 可以接觸不同客戶。那時也以為可以自己決定我的工作時間與工作場所,想得非常美好 (笑)。回臺灣後沒有太多選擇,下飛機當天晚上就在找工作,找到第一份與翻譯相關的我就去了,先去新聞台做編譯,後來進銀行做 in-house 口譯。這兩份工作都只做了三個多月 (笑),我真的沒辦法待在辦公室,三個月就覺得到了極限,無法呼吸。

Q:畢業後有沒有考慮過中國大陸的市場?
A:我有很多大陸同學,所以我知道事實是什麼。大陸市場真的非常大,如果是筆譯,可能是從一千字幾塊錢到一千字幾百、幾千塊都可能,市場很亂,但絕大部份的人都在做一個字只有幾「毛」、零點幾「毛」的工作,在臺灣是零點幾「元」,這是完全不一樣的。口譯的話確實新聞會報導,而且報導內容我當年在英國就聽過了,說一場半天可以獲得八千塊人民幣,但大部分的人可能一場只能拿兩千多塊。而且市場比臺灣還沒制度,所以要接案絕大部分還是得跟翻譯社合作,除非像好幾屆前的學姐自己過去開翻譯社。如果想要做自由譯者,像在臺灣一樣建立自己的客戶、直接與他們合作,困難性很高,大陸同學是這麼告訴我。一開始大陸同學會問我要不要過去,但久而久之他們也不這麼說了,因為他們進去以後發現連當地人都很難得其門而入,所以他們慢慢都轉職不做 freelancer了。

Q:可不可以說說這種工作型態的優缺點?
A:優點是非常適合很要求自主性的人,非常要求自己有能力去決定工作的人。當然現實是收入不夠時什麼都會接,但到了旺季,還是可以篩選自己有興趣的。而且做了這個工作後比較有能力去做其他想做的事情,比如接一些我不太在乎但收入比較高的工作,用這收入去補貼我想做但收入比較低的工作,像一些社福團體等等很缺經費,很多時候沒有能力請正規的口譯員,但他們很需要。而因為我有一些「商業性演出」,收入比較高,我就可以去貼補這類工作。

Q:你也喜歡口譯本身的「溝通」功能嗎?
A:對,原本大家互相聽不懂彼此,然後因為有你大家可以溝通,你可以看著大家的表情,講者說了一個笑話,你翻出來大家因而大笑,或是感同身受,他們能夠溝通你就會覺得這份工作很有意義。

Q:這種工作有沒有缺點呢?
A:一般人要去維持一段感情就滿費心的,如果又有很大一部分時間跑來跑去,而且工作一忙起來,有會議又有筆譯,其實沒時間約會,而且也沒時間陪家人。自由譯者的生活其實並不自由,工作決定了你的時間。但旺季每年又只有幾個月,就是靠這幾個月去撐淡季,所以旺季能塞就盡量塞。你要遇到一個瞭解你工作性質以及能體諒你的人。

還有一點不曉得是 urban legend 還是真的,有老師說口譯員的平均壽命比較短,因為工作壓力太大,如果長期全職做同步口譯,數據我不大記得,好像是壽命會比一般人少個 20% 之類的。就我聽說…真的很不負責任,我都是「聽說」 (笑),真正全職做口譯的健康狀況好像都不太好,我是說真的密集在接案子的,不是一年只接幾場的。

Q:這個工作會繼續做多久呢?
A:因為我身體本來就容易生病,所以希望做到 40 歲差不多可以退位給新一代,不過這是目前設想。我的設想是到了 40 歲的時候,可能有一些很穩定的老客戶不會放掉,但不會很積極去爭取新的案子。

Q:這樣的工作型態給你的滿意度如何?
A:嗯…大概在 85 分上下吧,碰到很爛的客戶就會掉得比較快 (笑)。

Q:最近不管在學校裡、學校外的口譯課程都變多了,你如何看到這個熱潮?
A:其實還滿擔心的耶,因為我不知道培養這麼多人出來要去哪裡,這個市場真的沒有那麼大,除非慢慢有人退位。市場是還有待開發的地方,比如說環保、保育、非營利組織這塊,但可能要經營很久才能讓他們意識到正規口筆譯是很重要的。這樣的客戶你要花很長時間經營才能建立起市場,在那之前,我不知道培訓這麼多人出來要去哪裡。臺灣有本地的翻譯系所,每個學校都會想盡力保護他們自己的人,因為我們都知道市場很小,在此狀況下,本來就很小的市場只會更小。

我看市場不能說很樂觀,但是總是心存希望,希望市場越來越蓬勃,但如果繼續按照這樣的制度下去,真的會邁向粥少僧多的路。

Q:你覺得有方法改變市場嗎?
A:可能要接案接好玩的人不要再接案子。我發現真正搗亂市場價格與機制的是這類人,他們有固定工作,只是接案當外快,所以實際價格對他們沒有很重要,甚至會為了賺外快降低價格。但全職做口筆譯的人知道價格很重要,因為你就是靠這個價格在生活,每一筆口譯、筆譯都是主要收入來源。但對於賺外快或是有很多收入來源的人並不重要,所以他們會削價競爭,他們讓翻譯社覺得這樣的價格就可以了,你不做還有其他人要做。我知道剛出來的新手要求市場行情是有點為難,但如果可以少一點刻意削價的人,市場價格可以穩定一點,新手可以有新手價格,這方面我是比較理想派啦 (笑)。

我覺得還是可以樂觀抱持希望,因為我有個朋友的客戶雖然常需要口譯,但經費預算總是不足,一方面是因為他們覺得「口譯有什麼了不起,會講英文就可以翻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們沒意識到口譯是專業領域。朋友與客戶合作好幾年了,每年都會跟客戶問價格可不可以提高,到了今年價格比去年多,這是一個成長。經年累月慢慢教育下去的話,希望他們會增加預算,朝市場行情靠攏。這是一個案例,表示現實沒有殘酷到無法改變。

Q:如果遇到現在想進入口譯的學生,有什麼話想告訴他們?
A:要有排除萬難的決心,千萬不要一進來就把自己跟前輩相比,要給自己時間成長,但也要給自己足夠壓力才會成長。

Q:如果到了平行世界,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想做什麼?
A:我要擁有一間自己的房子,它要夠大,有空間容納樓上三、四間通舖,然後一樓做開放式的 lounge bar + café,要有吧台、談天空間,我想要做一個放鬆、自由的背包客棧,希望十年後可以完成這個夢想 (笑)!

Q:謝謝「蔓越莓果汁」今天豐富的分享!

*以上訪談為「蔓越莓果汁」口述,本報小編整理。

2 comments:

cheer up said...

改變市場那項太中肯了!!!

gitiswoods said...

需要很多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