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9, 2012

關於教學,我說的其實是… #1

從大學起,陸續接觸過幾個教書的工作,從兒童美語、家教、語言中心,最終到大專院校。如果這麼一個問題迎面而來:「你喜不喜歡教書?」我的回答通常是:「不討厭。」這樣的答法讓我想起某次問一位歐洲教授:「你的意思是希望讓大麻合法化嗎?」他答道:「我的意思是讓它除罪化」。

除罪就代表合法嗎?不討厭就代表喜歡嗎?我不清楚。

時間回到兒美時代,起初打工幫忙改改作業,聽學生背書,觀察各堂課老師的教法,偶爾幫忙導正幾個學生的軌道。然後站上講台面對小鬼頭,發覺唯有小班制才能達到我想要的效果。每一個學生的狀況不同,因材施教不是說假的。而因材施教的前提是先搞懂學生是哪種「材」,這需要時間;還要猜測哪種「教」可能有效,這需要心力。

改教成人時稍微在觸發動機上輕鬆一點,學生大多抱著各自的甘願走進教室。花了一些時間排除對成人說話的恐懼,尤其其中也不乏年紀比我大的人,最初真怕被看穿、遭質疑。這段期間開心的是不用按照機構設計的腳本來走,想教什麼教什麼,電影、笑話、新聞全部可以帶入,海闊天空真好。

接著一場意外接下大學的課,先前好幾年、看似無關的經驗突然成了基底。偏好小班、彈性設計自然融入課堂間,而隨著每個教學小時的流逝,新的領悟也漸漸浮現,比如說班級管理、營造氣氛、3E、調整期望、設計陷阱…等等。看看學生的反應、聽聽學生的反饋,偷偷丟進新作法實驗一下,或成功或失敗,一學期一學期過去,到了現在。

到了現在,覺得自己走到一個階段,極限的階段。會做的大概都做了,黔驢技窮般沒有了新把戲取悅自己,是的,如果只是不斷重複,當初找一家公司去上班就可以了,如果上課的時候自己不開心,也很難讓學生開心,學生不開心又怎能學習?加上口筆譯的全職工作仍在進行式,分配時間變得麻煩,取上課捨工作,心底不是都沒有不甘,取工作捨上課,心裡不是都沒有罪惡感。

就是這樣,終於覺得柴火燒得差不多,該停一停補點新的柴。該把過去整理整理,以免時間隔太久就像夢境會淡去一樣,到時候什麼都不記得太可惜。嘴上說了想把一些課綱、教材弄得有系統些,還有自己找不到方法教的東西要想想或請教同事…這一切,就如翻譯所畢業生訪談一樣,心中有計劃,執行無保證。

嗯,就看著辦吧。

2 comments:

MTLsquirrel said...

請問什麼是3E 呀?
我面對成人也會有不安
面對美國的成人更是如此
希望靠著一步步實作可以解除心底踩空的感覺
加油, 期待你接下來的出品文!

gitiswoods said...

to mtl: 3E 忘掉在哪裡看到的...代表 educate, entertain, engage,順序有無關係我也忘掉了,但是我現在覺得它們每一個真的都重要。至於這一系列,應該會想到啥寫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