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4, 2012

體制

從來就不是個願意衝撞體制的人。有規則,好,知道,遵守,但不見得在意。規則之間的空間,或許才是運作的空間。每每看到、聽到、談到一種體制一種現狀,很難不為它有的以及沒有的嘆息。

一直覺得世界是空的嘛。

所以目前的生活型態,一部分出於繞過體制,就是自然而然的,同極相斥遭彈開那樣繞過,腰間一扭閃開刀槍那樣避過。走過體制,看著體制演變,蒐集情報,形成想法。事情總有可以做得更好的餘地,可是你要親自填補那餘地嗎?為了填補,要上戰場,要推翻,要革命,要流血,要矯正 23.5 度的歪斜。或許可以賭上人生,還不保留地燃燒,冒險飛得離太陽太近…或許可以。

但體制值得嗎?我相信嗎?就算做得到,應該做嗎?

2 comments:

MTLsquirrel said...

在你覺得值得的那一剎那
不管是衝撞或是遵循
就都值得

在你突然決定這一切都是虛假的時候
不管是衝撞或是遵循
就都失去了意義

值不值得, 要問你的心和你的感覺

gitiswoods said...

虛假與真實,又以層次而定
比如說,在我加入一場遊戲時,這場遊戲為真,我認真玩。當我退出這場遊戲,這場遊戲為假 (或說不成立),我決定不玩。

當我退出的越多,表示不值得也越多
當我覺得不值得的越多,表示我會退出越多

要出門了,來不及寫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