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6, 2012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in-house 譯者篇 #3

受訪者:Guinness

Q:可否跟讀者介紹自己?
A:我讀翻譯所的經歷算很特別,唸過國內、國外的,國內的不同組別也都唸過了。莫名奇妙進去了翻譯所,可是想出來一直出不來。出來又不曉得自己能不能做翻譯工作,又去讀了另一個翻譯所之後,繞了一圈,跑去做了個 in-house 的工作。

Q:大學唸完要進翻譯所前,背後的動機是什麼?
A:大三開始想要唸研究所,當時在翻譯所與另個研究所間擺蕩,剛好有位同學問我要不要一起考。我衡量自己對中英文都很有興趣,就試試看。知道很難考,所以很緊張、花了一些時間準備。我們組了一個讀書會,同學很規律準備題材,包括考古題等等,坦白說我就是跟著他,很幸運我們一起考上了。我都說他是我人生的明燈 (笑),但這位明燈後來回去教書了,沒有做翻譯。

Q: 翻譯所要如何準備?
A:我們去上過課,有個老師教類似新聞英文的科目,可補充像政治、法律背景知識。比較有系統的是寫考古題,當時四個人一起準備,會寫考古題、做 peer review。額外還有看光華雜誌和中英文雜誌、Time、Economist,但不像有的人會特別去看古文觀止。考前還有準備托福考試,我是考 CBT,要聽 3-5 分鐘的錄音但不能記筆記,這就像口譯訓練短期記憶,所以準備時必須要找方法用聽的去記訊息,有點像用口譯的方式去記憶。

Q:在國內翻譯所就讀的心得是什麼?
A:像在練功,練功的過程很痛苦。以前唸書是因為英文而有信心,但是翻譯所是先把你的信心瓦解、踩碎了以後再重組,這會讓你成為不一樣的人,看事情角度會不一樣,可是這是個非常痛苦的過程,不論是在國內外都如此。老師厲害的程度、同學優秀的比例太高了。以前覺得自己英文很好,進來則覺得自己沒有比人家認真、能力也沒有人家好。但回首發現每個人學習一個技能需要的時間不同,有的人很厲害,一個技巧一個學期就上手,自己需要上手的時間比人家長。很慶幸當初挫折時沒有放棄,這是很值得的一項投資。但如果沒有稍有自虐傾向、臉皮不夠厚、沒有萬全心理準備、不願意努力的人,我覺得不要輕易嘗試 (笑)。如果只是要取得碩士,有很多較輕鬆的選擇。

有位同學考過專業考同時也考進一個機關,他就選擇不要做口譯。我開玩笑說「你是唯一一個老師說要給你案子但是你不要做的人」。他覺得無法承受那麼大的壓力,想要過穩定一點的生活。其實他做得非常好,除了上翻譯所,還去旁聽很多財經等其他課程,所以大家都預期他會通過。但我最佩服他的是能知道自己的人生要什麼,不一定要做口筆譯才能自我實現,他選擇了另外一條路。讀翻譯所出來真的不一定要做翻譯,像回到學校教書的那位同學就可以給他的學生更多國際觀。

Q:對於翻譯所教學這一面你有沒有看法?
A:我一直覺得翻譯很難教,你能教技巧,但語言本科系學生欠缺背景知識,最難補的還是這塊。而語言呢,人家說語言能力可以後天學,但很多老師以前有環境,對自我要求也很高,所以語言能力掌握這麼好。有些同學語言也不斷進步,但到現在語言對我來講還是個問題,可能因為我讀得不夠多。真的要很精確去表達,有時仍不免隔靴搔癢。這也是翻譯所老師很難教的,因為進翻譯所的前提是語言已經不是老師要管的,若語言不夠好,老師無法教更深層的技巧,他們也很辛苦。說實在話,雖然同學都通過入學考,但高低優劣之差還是懸殊,跟很好的同學相比差距始終都在。做 in-house 好處是可以長時間學習某一領域的知識,但在翻譯所沒辦法有系統去學習這塊。

Q:如果要改變,你覺得翻譯所的課程要有什麼改變?
A:我覺得很少人上過這麼多翻譯課程了 (笑),我上過國內外、印度老師、台灣老師、大陸老師等等的課,但坦白講我還是覺得很難教。老師有很多實證經驗與 authentic materials,但每場會議都不同。我想可以直接把學生丟到翻譯的 scenario 中,不只是做 dumb booth,而是聲音要被聽見。真正翻譯的當下,你可能會靈光乍現、有佳作出現。我覺得自己是在工作後才敢做逐步,以前覺得同步比較有安全感。但開始工作後 90% 的需求都是逐步,一次兩次怕沒辦法,但不能做一兩年都還在怕,所以逐漸克服心理障礙。
(小編註:dumb booth 指實際到會場進口譯廂做同步口譯,但不開啟麥克風,為練習的一種形式)

我永遠記得專業考老師給我的評語之一是講話不要太誇張。但學校裡老師教的是翻譯的一個面相,真正成為口譯員到市場裡需要顧全的面相實在太多。你需要人際關係,學校沒有考這一環;你需要客戶經營管理,學校沒有教;要和 agent 保持良好關係、要如何贏得更多會議也沒有學到,再加上在現場表現要迎合客戶喜好。我後來很驚訝有好幾位客戶說我翻得很好,說不只翻出了意思,連表情、情緒都有出來,講白就是我會「上身」。我無法靜靜把訊息表達出來,那不是我習慣的表述方式,但我習慣的方式考官卻覺得過於誇張。自己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發現這是我的附加價值,別人肯定我不只因為我會翻譯,因為我的同事也會翻,客戶給我額外的 credit 讓我覺得這「跟老師講得不一樣」,但真的要實際去做過才知道。

沒有把學生丟到真正的場合讓他跟客戶和聽眾接觸的時候,都是紙上談兵。所以如果有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需求,可以就讓學生去服務,讓他瞭解翻譯可以帶來什麼成就感,讓他找到意義。

Q:切換到國外翻譯所的經驗吧,兩邊都唸過應該可以做一些比較?
A:好處是一半是大陸同學,可以瞭解大陸用語。台灣題材大多偏商業、科技、民間,政府相關很少,但國外老師給的題材很多是講大陸、中國領導人講話、歐盟,格局與平常接觸的不一樣,當然也因為台灣不是一些國際組織會員,不會學到那些致詞。學生背景比較多元,在台灣比較熟悉美式英文,在那邊要熟悉英式英文,在台灣習慣講台式中文,在那邊要習慣中式中文,所以等於四個語言,不是兩個語言。老師背景很多元,我們有歐語組學生,雖然接觸不那麼多,但是一個比較國際化的環境。課程規劃大體上差不多,也有法律專題、商業英文、國際組織的課,滿有用的。同學比較偏重語言的訓練,有的會翹法律課、國際組織課,但我放比較多的心力在這方面。生活體驗也很重要,我去那邊的目的是要生活。

Q:國外翻譯所同學也都想做口筆譯,畢業也都從事這方面工作嗎?
A:這要講到兩岸現實面,我有個大陸同學,年紀很小,他一畢業就來到研究所。他的日常英文較貧乏,但大陸領導人講話的套句,你只要懂開場白、政令宣導說實在一半就已經夠用了,然後再準備會議相關的東西。當年遇上京奧,他論文還沒寫完飛回大陸,就可以幫 Michael Phelps 翻譯,大陸市場可以讓一個還沒畢業的應屆生翻到這個層次的場子,就可以理解他們的市場很蓬勃。大陸市場龐大,只要回去一定有活可以做,不用擔心生計。相對來說,台灣學生回來大部分都是做 in-house、教書,就發現台灣市場真的很小、很難進。

Q:在翻譯所覺得獲得最多的是什麼?
A:我覺得是老師跟同學,這個圈圈裡面的人太有趣了,很多元,瘋的時候可以很瘋,眼界很開闊,比較多不拘小節、有時到特立獨行程度的人。大家滿清新的,不管是老師或同學,每個人都好有趣。有時生活周遭一些人會很難聊,但很難得讀研究所時遇到一批頻率滿對的人,每個人有各自很厲害的地方,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事情。

Q:時光轉到唸完翻譯所了,在不同選項中你如何選擇?
A:回來還沒仔細想要做什麼,剛好與大學老師吃飯,老師問我有無興趣要教書,於是幫我安排了教書工作。我對教書一直都很有熱情,喜歡跟學生互動,把自己知道的東西跟學生分享,看到他們進步很有成就感。但我不喜歡那次工作的環境。

Q:後來換了工作?
A:雖然我非常喜歡教書,但因為不喜歡那個環境,後來看到目前機構在招人就去報名。也沒想到這份工作內容是什麼,只知道要考口筆譯就去報了,然後過了就去工作。完全沒機會去想要不要做 freelancer,因為工作就剛好接上了。

Q:可否比較一下 freelancer 與 in-house 譯者?
A:第一不同點當然是時間管理,我們時間是綁死的,但好處是有時沒那麼忙。第二,每個不同的公司或單位都有其文化倫理要去瞭解,我還滿驚訝自己竟然能適應,不過我們工作真的很單純,只要專注在口筆譯。另外的特點是廣度與高度,能接觸到各種外賓;一般譯者進中比較多,但我們常進外語;筆記也很重要,有時一個月前的比較要翻出來做記錄,我就要養成能看懂自己一個月前筆記的技巧。

Q:有沒有一兩個有趣的故事可以分享?
A:我想到第一個例子是某展覽,那場有好幾位重要人物,有一位講者我們一直問他的演講方式,有稿無稿等,因為準備方式會不一樣。他講很多專有名詞,但滔滔不絕的二十分鐘講不停,我算是會見縫插針的人,但這位厲害到讓人無法插話,我臉都綠了、狂記筆記。他照稿但又不全照稿,順序都不一樣,譯者也不能照稿,其他人一直跟他打 pass,他後來說「不好意思,我忘了有翻譯…但我快講完了,所以講完一起翻好了」。心裡很氣,想說怎麼可以這麼不尊重譯者,還好之前充分準備過,有驚無險地翻完了,但翻完都腿軟快站不住。

另外是有機會出國,可以看到特別的東西。我們體力要非常好,如果出國,雙邊會談一定要翻,公開講話一定要翻,就算不公開,還是要記筆記,因為做會議記錄的人需要我們幫他聽一下,彼此對照一下。有次出發是凌晨,前幾天又瘋狂加班,早上五點到國外,中間幾乎都沒睡,一下飛機就開始翻。接著又去會晤,然後又要繼續翻。那次行程很滿,幾乎沒吃飯的時間,大家在吃飯但我要做司儀與翻譯,又要站著,我才發現人的潛力無窮。有些時候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比如晚上有典禮,臨時才知道要做司儀,這就需要應變能力,不只是做翻譯而已。但我覺得很好玩,能有些見識,這也是給自己的挑戰。不想讓自己生活太安逸的話,做翻譯非常好。

Q:這樣的工作你會打幾分?
A:目前至少有 85 分,算滿高的。以後就不曉得,因為做久了畢竟...工作量很大、壓力很大,好的是有很多磨練的機會。有的場合是小會議,但這不表示不需準備,前一天我一定會盡量準備。

Q:身為學過口筆譯以及在做口筆譯的人,若有人現在跟你說他想做,你會勸進或勸退?
A:若真的要考翻譯所,坦白講考上的就去讀,能不能唸完造化在個人。我不會勸進或勸退,但或許會提供一些方法,比如跟他說要認真練習。台灣的翻譯市場太小,早幾年要進入 freelancer 市場比較容易,因為市場有需求,到我們要做 freelancer 已經非常難,能做到 in-house 已經很感激。如果真的要做 freelancer 的人我會叫他考慮清楚。若只是想學技能用在原本工作上無妨,去上推廣班就好。如果是很執著要通過專業考、要寫論文,真的要有決心、願意花時間。

Q:有沒有學長姊或學弟妹也在做 in-house 譯者?
A:有,比如證券公司、政府部門如監察院、陸委會,但政府部門也要寫公文、帶外賓,不是純翻譯。還有新聞局、律師事務所、保險公司。我滿驚訝後來陸陸續續釋出這麼多 in-house 的機會。

Q:往後某天想改變工作的話,會考慮 freelancer 或轉換跑道嗎?
A: Freelancer 是個選項,但也要看市場的變化。做其他 in-house 可能性不高,但我希望以後可以教書,因為這個經驗太有趣了,我想要跟學生分享。

Q:如果你可以做與翻譯無關的事情,完全不考慮現實面,你想做什麼?
A:旅行美食評論家。就是做兩件事情,一個去玩一個去吃。但我不敢吃的東西有點多,所以我要挑我敢吃的 (笑)。

Q:所以你喜歡寫文章?
A:我其實不寫,可是總不能只旅行跟吃然後沒有產出 (笑),還是得寫點東西。就是在不考慮金錢、體重的狀況下我要做旅行美食評論家。

Q:感謝「Guinness」今天悄悄打上馬賽克的分享!

*以上訪談為「Guinness」口述,本報小編整理。

5 comments:

MacMing said...

Like

gitiswoods said...

謝!

想考譯研所的人 said...

看完這一系列的訪談,覺得非常有幫助!辛苦了!

gitiswoods said...

to 想考譯研所的人:

謝謝你的鼓勵,祝你達成目標。

Zara said...

請問如何報考大陸翻譯研究所?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