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8, 2012

謝謝你,謝謝我

那天,以晴朗中午結束幾日奔波,踏出大樓心情說不出地悠揚,還帶著點剩餘沒燒完的腎上腺素,所以情緒仍含躁動成份,總之有點 high。

主持人剛剛說道,根據他參加國際會議的經驗,會議結束都要謝謝口譯員的,所以他謝謝我的表現。老實說有點難判斷自己方才的模樣,一來基於當局者迷的緣故,二來因為發生的事情和我預料都不一樣,心思全繞在現場的應對。不管主持人是基於國際禮儀呢或實際的口譯內容帶領現場與會者拍拍手,起碼譯者不是默默來、默默領了薪水、默默離開的隱形人。多少有點因此開心。



我們每年遇到的講者、聽眾不知幾凡,道謝、稱讚的話語偶爾流入耳中,但我常想那會不會只是種政治正確?比如說,無論是胡說八道或思路清晰的講者語畢,接著說話的司儀或主持人也總是說:謝謝某某人 (精彩) 的演講。「謝謝」不過是程序的一環節,不過是口譯員肯定要背的套話之一,在此,語言的符碼意義遠大於內在意涵。

不得不說,鄉民名言「認真就輸了」不是沒道理,畢竟話語出口得太輕、太容易。又或是因為學習口譯時戰戰兢兢,聽到批評為常態,聽到讚賞反而忖量:老師該是為了維持學生信心才說好話。仔細一想這種心態挺扭曲…

於是開始回憶今年聽到的一些好話,比較有意義的。比如說氣喘吁吁做完同步後,客戶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進來說譯者們真厲害,翻譯好順暢、不停歇。比如說做完心理治療的逐步後,講師拿出前一天學員填的意見表說好幾位學員提到口譯有很大幫助。以及某場技術類活動,台下 (分明是專家、知識絕對比我們專業100倍) 的聽眾特意叫住我們,稱讚專有名詞都翻到了。律師在取證現場以及後續信中說譯者翻得好;參加培訓的幾個聽眾偷偷去問主辦單位譯者是誰,為什麼知道他們那個主題的東西。

這些,是能令我微笑的反饋;其餘口惠當然也出自說話者的好意與客氣,只是份量沒那樣實在。這些,是讓我繼續從事口譯工作的反饋;以比例來說,切切實實感到自己被需要的會議不是那麼多,有時譯者扮演妝點門面的角色,很難說是不是真的達成什麼。而少數會議和活動,我確實知道溝通對與會者有其重要性的活動,同時自己能力負擔得來、與會者也不吝給予評語的活動…碰上就是萬幸。

在那些場合的口譯表現並非完美,會後總在想哪裡翻不好,懊悔著,有時也仰賴現場專家補上幾個詞,當下臉燒燒的。上面提到幾個活動各有狀況,但產生的溝通效用抵過小錯,可說是將功贖罪吧。

記下這麼一篇不為邀功,只是為了記住初衷。若忘初衷,太容易被市場現實擊敗。

5 comments:

PCC Chung said...

心理治療那個讓人覺得好有意義喔!好好~^_^

gitiswoods said...

是個講師認真、聽眾投入的場合。難得一見。

Damien said...

經你這麼一寫,我發現我很少這種經驗。今年迄今唯一一次就是電腦展的逐步,客戶很驚訝我們「記憶」這麼好。

偶爾需要這樣的甜頭才能維持動力。呼......

ithaca said...

感覺口譯很多時候像會議的「基本配備」,也很多時候像「表演」或「作秀」,使得口譯真正被需要的時候感覺特別珍貴。希望能有更多珍貴的時刻!

gitiswoods said...

to Damien:
我也是回顧了一整年才挖出這幾樁,給自己正增強。

to ithaca:
很同意!期許譯者創造的是真正的溝通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