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13

翻譯所畢業生訪談 – in-house 譯者篇 #7

受訪者:1+1
(曾有 in-house 經歷,現轉 freelancer)

Q:請介紹一下自己好嗎?
A:大學時決定要做口譯,只要有翻譯所座談我就會參加。畢業後一直想往這方面前進,但不曉得該如何跨進去,懵懵懂懂,想說也許當編輯、也許去出版社、也許去當 NGO 志工會有會可以做。後來覺得先去讀個書吧,就去英國讀了口譯所回來,才開始真的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Q:後來就決定大學唸完去唸研究所?
A:下了這個決定,但沒有立刻去做。首先媽媽 (就像很多人的媽媽一樣,笑) 就說:「何不去考個公務員?何不去考個外交官呢?」所以一畢業我先準備考試,但骨子裡很抗拒。自己又給自己很多藉口,覺得不能在家當米蟲應該要出去打工。世貿有一個人力公司,我有丟履歷過去,希望進到他們資料庫後如果有 part-time 的工作可以找我。工作很簡單,就冒充是那個公司員工,只要有外國客人來就用英文介紹產品,如果客人產生購買興趣,再把他介紹給業務。無形中認識滿多廠商的,他們之後有可能也找我幫忙。那一年就在接這種小小的 case,另外去國小當課後輔導英文老師,同時準備公職。想當然爾,怎麼可能考上呢?(笑) 我想再往翻譯這行走,所以就到 104,輸入「翻譯」會跳出口筆譯、編輯、文字相關工作,後來到 S 書局上班,工作主要內容是編輯高中英文教科書,接觸不到我想要接觸的東西。後來跑去台大進修推廣部,那邊有一位 W 老師,我就去上他的課。

Q:W 老師怎麼教課呢?
A:他講了翻譯的經驗,不過不是內容,而是過程。意思是在這一行如果要做到很厲害,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比如他幫柯林頓翻譯過,所以他就是一個曾經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的人,所以人家聽過他的名字。然後有些簡單的英文教學,比如「國外講者說 You may have the floor 這個 floor 不是地板,意思是表示換你上台講了。」他其實是一人公司,他之外還有一個幫他處理所有其他業務的 F,幫 W 介紹了很多的 case。後來知道 F 在公關公司待了十年,所以人脈累積很廣。

到那個階段我比較知道如何跨進這個行業,覺得一定要去學這個技術,所以就辭職去申請有來我們大學做說明會的學校。

Q:研究所學習期間,你覺得老師教得如何?
A:有點參差不齊 (笑)。我們分 Chinese stream、Japanese stream (現已結束)、European stream。我們這個 stream 的 leader 很厲害,聲音非常好聽,聲音表情也很足。這個老師會看每個學生改變教學方式。剛到英國時有點適應不良,每天上學都戴個帽子、頭低低的去學校再回來。開學後一個月,老師安排每個學生十分鐘的時間,針對一個月來的表現解決你的問題,或說你對口譯有錯誤的幻想,現在想回臺灣就可以回去。輪到我時,她說我應該要把帽子摘掉看看這個文化與環境,如果只是頭低低地看著眼前的東西,怎麼有辦法進入到這個文化裡?她說對口譯來說,先不講深,廣度最重要,你永遠不曉得講者會講什麼。怎麼廣?就是你看過多少東西、記起多少東西、把多少東西放進心裡。除了她之外,其他師資還好,靠自己比較多,就是組讀書會,或模擬會議時做 relay 學得比較多。

Q:讀書會會做什麼事?

A:每個人找一段談話,聚在一起輪流練習。其中有位同學年齡稍長,原本在政府外派單位工作,後來留職停薪來英國,她英文非常好,尤其在公部門上班過,不管中英文都很得體,所以這組其他人得到的應該比她從其他人身上得到的多。

Q:聯合國的實習經驗可以分享一下嗎?
A:我們去了維也納,每一個會議室都有二樓的口譯廂,同時間有非常多會在進行。老師說我們就選自己有興趣的會議進去口譯廂,因為最邊邊的口譯廂是空的,可以自己試著做,或是做 relay*。我做練習的那場會真是...嚇死人的無聊。他們在修改某章程內容,會說「我覺得這邊不該用句號,應該用分號」這種的。現場有一個很大的投影螢幕,有人同步修改給所有代表看。

還有一件事情,通常兩個譯者在口譯廂時,你在做的時候 partner 會幫你記東西,他們不是耶。A 口譯員在做的時候,B 口譯員就在睡覺,不然就是出去倒咖啡啊、大嗑漢堡啊。好像這個工作就是工作,比較像我們對辦公室工作的既定印象,每天很無聊那種感覺。

*小編註:relay 為轉譯

Q:就你觀察,聯合國的口譯員技術上是不是很精湛?
A:聽不太出來,因為翻譯出來的內容很多是 sight translation*。每位講者都已經印出自己要講的東西,輪到他時就直接讀。所以我覺得所有譯者都在比誰 sight translation 做得好。老師也是鼓勵我們初期把講稿拿來做 sight translation,看到多少東西就翻到哪。後來我發現可能是因為她很常去聯合國做會所以有這個需求。

*小編註:sight translation 意為「視譯」,即邊閱讀書面文件邊口譯的口譯形式

Q:可否總結一下在研究所的學習經驗?
A:是口譯技術大幅增進的一年,技巧進步很多,但學到的單字就算了,因為多半在背 (中國大陸的) 口號;另外是同學幫助非常大。

Q:可否就「口譯技巧」舉一個例子?
A:逐步的話是 note-taking 的技巧,透過練習會歸納出自己習慣的筆記方式,筆記很短但你又看得懂,這不會憑空出現,你自己要建立。老師會告訴我們他們拿到筆記時會怎麼做:從中間畫一條直線,每記完一個段落就畫一條橫線,翻完就劃掉。歐洲學生拿到一本筆記本是先靠左邊畫一條直線,比方說在左欄記 1、2,或是「看」、「說」,他們會在左欄記這個動作,看了什麼、說了什麼記在右欄。

Q:時間轉到唸完研究所,下一步的決定是什麼?
A:當時糾結了一下是否要留在英國,老師說有很多法庭翻譯的機會,一可幫助別人、二可增進實力。做法庭口譯必須有個資格認證,但我們學校的 program 是只要你畢業,就視你為有資格。有一位講師開了一家小事務所,想請應屆畢業生去做。這個講師好像給學生很低的薪水,所以後來就算了。


回來臺灣想直接做 in-house,這跟我先生有很大的關係,他是讀電子的,但不想賣肝,所以折衷找了專利事務所的工作,可以去寫專利說明書,跟客戶溝通技術。當時我不瞭解專利,後來上網發現專利翻譯門檻很高,但跨進去那片天就是你的了 (笑),所以就去試看看。我在一家很大的事務所工作,我們那組有4、5 個人做專利翻譯。大家都說專利翻譯很好賺又很快,要是用 Trados* 的話根本就是 Trados 幫你賺錢 (笑)。這家事務所用 Trados 已經很多年,所以 database 很豐富。但事務所給每位翻譯固定薪水,翻十篇、一篇,翻很難、很簡單都是一樣薪水。那時覺得這好像跟我想的可以賺錢不太一樣。後來想說自己出來接 case,但一開始不曉得如何接案子。進了事務所才知道案件都是事務所發的,因為申請人不會找翻譯,申請人會直接找事務所。我想說要待在事務所才能接觸到案子,所以就待著累積專利翻譯的能力。專利翻譯有些東西一定要這麼翻,不然在形式上 (formality) 就會被 reject。

*小編註:Trados 為翻譯輔助軟體,概念如同資料庫,與 Google Translate 等機器翻譯不同

Q:是因為申請人想申請國外專利所以需要翻譯?
A:通常申請人在申請當下不會知道自己要申請美國專利,通常是要申請臺灣專利。但如果只申請臺灣專利,事務所賺很少,所以會鼓勵申請人申請世界專利。因為美國承認臺灣的優先權,在臺灣申請了可直接拿臺灣申請日當作美國的優先權日,這對臺灣申請人有保障,申請人會覺得何樂而不為?只要申請了美國,日韓也都承認,甚至可以美國的英文文件先送進去再補翻譯。他們會覺得要搭上這個 highway,以臺灣進美國,然後在全世界漸漸受到保護,有效性又可以拉得很前面。臺灣的專利格式和美國不一樣,所以翻譯時要注意。

另外會有國外申請人想申請臺灣專利,變成英文翻中文。這樣的翻譯就不是我們來翻,而是由工程師來做,因為進臺灣時要翻得讓「該領域具有通常知識者」能理解。非常技術的內容我們做不來,就會給工程師翻。所以在事務所我只做中翻英,現在接案也只做這個方向。

Q:在事務所翻譯好後,會有編輯再校過嗎?
A:我翻完會給組裡的資深同事看。他累積的稿量很大,所以他會看,看完再給該案的工程師看。中文案是工程師寫的,給他看英文案才知道我有沒有翻到意思。

Q:所以
工程師對英文也要有一定熟悉度?
A:通常都沒有,但是他會問你。這很好玩,工程師可以看懂每一個術語,但他會不懂文法,他不怕東西翻錯,只怕邏輯、順序翻錯。就是互相,他們是理工長才,我們是語言。

Q:用 Trados 的感想是什麼?
A:「有時候」很好用。比方說接觸到一份專利申請文件,軟體看到「機殼」可能會翻 "mechanical case",可是你要用的是 "housing",所以每次都要手改,可能 3 次之後它才會學習到你要用 " housing",才會跳 "housing" 出來。但甜蜜的地方在於專利文件有很多內容是重複的,比方說「專利範圍」 (claim) 是把發明內容寫出來的範圍,「說明書」內會重述這個範圍,但是會用舉例的方式。譬如說「這個發明怎樣怎樣,比方說用在相機上時可以怎樣怎樣」。一定要讓人家知道這只是比方,並不是只能用在相機,如果侷限住的話等於害了申請人未來的可能性。所以專利範圍已經寫了,當它打比方的時候,內容幾乎一樣,這時候 Trados 就是好幫手,只要修改一下主詞、動詞。

Q:可不可以順便介紹一下,所謂「專利文件」就是專利說明書嗎?
A:以送給美國來說,一份專利文件裡面會有「摘要」,就是先對專利做個大致摘要;接下來會有「背景」,就是為何要提出這個發明。基於這個背景、前提之下,我有了這個「發明內容」 (contents),發明內容必須有實例來支撐,就是 embodiments、實施例。實施例是說明書中很重要的一塊,讓讀者清楚知道可以應用在什麼東西上,但絕對不能用 apply 或 application 這個字。embodiments 結束後通常會有圖示,告訴你圖 1 是個鳥瞰圖、方塊圖,在實施例就會講「圖 1 就是怎樣...」。通常那些圖就是發明應用在各個領域當中的樣子,比如說應用在相機上呈現出的樣子,也有是先前技術,在背景那邊講到這樣很不方便,可能也會用圖幫助讀者瞭解你改掉什麼東西。


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專利範圍項,有人說這是 specification,但 specification 只有中間那一段,就是 contents 加 embodiments 加 figure。claim 是另外的。通常翻譯時會先翻 claim,可以快速知道這個發明內容是什麼。如果 claim 範圍很長,通常表示發明內容寫得很仔細,比方說:A 在 B 沿著 Y 軸的方向上,寫得這麼詳細表示如果以後有個發明是: A 在 B 「往」Y 軸的方向上,就沒有跟你衝突。寫得很細的話,審查員會覺得真的很有發明性,他就讓你通過了。但是,如果別人的發明跟你有一點像,剛好又很廣,就是「在 Y 軸上」的話,你的專利沒有辦法實質上保護你。所以專利範圍是希望可以廣,但又不能太廣,不然審查委員會覺得別人也是這樣寫,很容易不過,他們會找一堆 citation 反駁你的發明,所以寫這個東西是一個技巧,我覺得工程師滿厲害的。

臺灣有很多專利是公司要求某部門工程師一年要申請多少件,有些人是要衝案量,所以寫得很細,越細越好,比較沒有注意到後面的核駁,所以也要看發明人的出發點。

Q:有沒有看過比較有趣的專利?
A:一個是情趣用品專利,就是說一個孤家寡人如何在視訊得到歡愉的感覺呢?就是透過這個發明,雙方各持一個感測器,可以感測到你的反應,然後它會有對應的反應,就好像不是遠距而是面對面一樣。開會聊發明內容的時候大家會有點尷尬,因為是情趣用品。這專利立馬就過了。

另外一個我覺得很有用的是「無線射頻標籤」,它是一個 tag,這個發射器可以被裝置接收到,比方說我們覺得臺灣馬路因為有很多人孔蓋而不平,有人孔蓋則是因為底下管線時不時需要修理。日本比較不會,因為柏油蓋在人孔蓋上,所以路不會有忽然不平的情況,但施工時要怎樣找出人孔蓋的位置?就是把 tag 埋在裡面。很多想法其實之前都有,比如說把人孔蓋埋在柏油下面這個想法很多人都有,但要如何達到?如何比之前的技術更好?我覺得這個發明滿有意義。

Q:你覺得在事務所裡作為 in-house 是個好的工作嗎?相較於你現在的 freelancer 狀態?

A:是啊,在公司是拿死薪水但資源非常多,硬體上如果你需要印東西,影印機多好用、多快啊,要分三冊還幫你分好訂起來 (笑)。軟體上是那邊聚集很多人,專利有問題時永遠有人可以問。現在我比較常接機構、電子、電機,如果是生科、化學我會很痛苦,因為我老公不是這個專業。通常我接到案子會先問他我的理解對不對,但若是生科,他也是一頭霧水。在公司裡,有很多人、翻譯前輩可以問。另外,公司會有歷史案件,永遠會遇到有點類似的案子。專利申請不是把說明書送出去就好,會有核駁 (objection),就是審查委員打你槍,覺得這寫得不好或這發明跟其他一樣,有的時候要換句話說,這可以參考過去類似的核駁,當時工程師怎麼改文字去克服這個。

Q:目前對於 in-house 轉 freelancer 的決定還滿意嗎?
A:還不錯啊,不過並不是鼓勵大家轉,我必須要說是因為我們開了這間咖啡店,我才敢轉成 freelancer。如果這間店沒有穩定,我不會敢在沒有財力下做 freelancer 接案子。我知道很多人就不管,但我不是這樣。

Q:你提到想要做口譯,所以可以說你喜歡口譯大於做筆譯嗎?
A:我覺得自己有改變,一開始喜歡口譯大過於筆譯非常多,但那是因為當時筆譯都是專利,然後我很喜歡做口譯虛脫的感覺,好像一天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好了。現在開始有些筆譯案子不是專利,有書籍翻譯,這與專利翻譯好不一樣喔,可以在那邊琢磨也滿好玩。還是喜歡口譯多一點,但現在沒有大那麼多,不過不確定接下來的職業內容。

Q:口譯或筆譯對你而言是什麼?
A:做口譯讓我有活著的感覺,有人不是會自虐嗎,會割自己的腿 (小編:驚!誰割自己的腿?!),有那種病的人,需要藉由痛覺得自己活著,有點像那個感覺,藉由把腦汁絞盡來證明自己有腦。書籍筆譯的話還在學習摸索,滿深奧的。

Q:如果有大學畢業生想去唸翻譯所,或有一個人想跳進來做翻譯,你會給他什麼建議?
A:他想做翻譯的話,我建議他先去讀翻譯所。如果問我建議讀什麼翻譯所,我會說去唸 N 大或 F 大,M 校也不錯,他們 network 滿好的。或是直接去中國唸,因為中國那邊很好。

Q:如果是唸完翻譯所的學生對未來有點迷惘,你又會說什麼?
A:我覺得要多認識一點人。假設接一個 case 認識 5 個人,每個人又各帶 5 個人給你,不管是 in-house 或 freelancer 都可以去做。倒不是在哪裡的問題,而是你能不能透過工作累積人脈,人脈還是太重要了,前提是你的實力要好。

Q:謝謝「1+1」帶我們一窺專利的世界!